【韩张】接吻禁止【已修复】

【韩张】接吻禁止【已修复】

cp:韩张

● @pisces 的脑洞,“黑帮老大和专职律师,在成功无罪释放后地下停车场车❤震”,妹子带梗求文我就写了,希望你喜欢♪

 

●正剧风,一点都不虐,有剧情但含有一定量的犯/罪、色/情描写,温柔的h。

 

 

〖正文〗

零点了,桌子前那个挺拔的背影却丝毫未动。对于张新杰来说,这是在平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现在,的确不是睡觉的时候。

 

十天前,黑手党霸图头目韩文清被指控走私军火并暂时拘留。对外,霸图只是个在荣耀区内部进行烟草交易的组织,但事实上,霸图同时进行着军火毒品等一系列黑色交易。这些钱经由明面上的烟草生意洗白,十年来从未给警察留下马脚。

 

但是十天前,在第十区码头的一次重要军火交接,韩文清亲自出面阵场,而张新杰作为他的专职律师陪同在旁,负责检查合同条款是否得当。没想到出了内奸,给条子们漏了风声。所幸张新杰同时还是霸图的隐藏副手,他事前布置的人手得力,总算在警察赶到之前安排好了转移路线,但就在那时……

 

“呃!”韩文清突然从后面抱住张新杰,吓了他一跳。回头一看,韩文清的小腿扎着一把三棱刺,鲜血汩汩流下。韩文清背后的走廊转角,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还能行动吗?你的伤口需要包扎止血。”张新杰清楚现在不是应该追逐那个人的时候,皱起眉头检查着韩文清的伤口。

 

“走不了。”韩文清试着拖动身子未果,靠墙坐下,一脸疲惫。

 

张新杰即使再镇定,第一次看见在紧急情况下虚弱下去的韩文清还是有点紧张。他试着背起韩文清,毫不意外地发现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太勉强了。韩文清的胸口贴上张新杰的后背的一瞬间,从未有过的灼热气息压了过来。他因为疼痛而变得粗重的喘气打在张新杰白皙的耳后,刺激地他一阵战栗。张新杰把他放下,蹲下身为难地看着秒针飞奔,头脑极速转动。

 

“你先走吧,我正好也进去局子里探探条子们的底细,”韩文清看见张新杰微微开启的唇,补充到,“现在没有能保证我们俩同时安全逃脱的方案,你心里也明白。”

 

张新杰点了点头,他清楚韩文清这种性格决定了就不会回头,这个人现在想做的就是顺其自然地向前,从不止步。既然如此,他也不会再犹豫,一个用力就想站起身,却突然被拉住了西服领带栽倒,全身的力量都靠在了韩文清的胸口。

 

随即,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韩文清火热地侵犯他的口腔,先是轻轻的含吻,再用舌头舔弄拨开他的双唇。趁他愣神的时间加深了这个吻,与他的软舌交缠起舞,还时不时用舌头划过张新杰的上腭,一阵酥麻,倒是让张新杰恢复了几分意识,他迷茫了,竟犹豫自己该不该挣开这个人的怀抱。

 

韩文清却在这时用膝盖分开他的双腿,抵住他的跨间轻轻摩擦。张新杰瞳孔收缩,双手紧抓韩文清的上臂,分不清是反抗还是拉近对方。一个重心不稳,两人的嘴唇分开,韩文清停了下来。张新杰还处在震惊中,虽然不懂他在想什么,但考虑到现在不是磨磨蹭蹭的时候,有点恼火地站起身左转。

 

“你不会让我等太久的。”韩文清盯着正前方没看他。张新杰则是一刻不停地离开了,步速比平时快了四分之一。

 

 

 

 

 

张新杰挂掉喻文州的电话,关上台灯,用双指捏了捏眉心。能做的准备工作都已经结束,明天闭庭后,韩文清的命运就将决定。能做的准备他都做好了,能不能成功,他心里其实也不敢说有十分把握。

 

赌,是张新杰最讨厌的事,自从七年前自己就没再做过这种事。那一年他拼上未来选择加入霸图,以隐藏二把手身份打理上下事物。别人只当韩文清得到他辅佐而如虎添翼,但只有他知道韩文清对于自己来说才是雪中送炭。他不但给了自己机遇,更分担了自己的压力。作为明面上的当家,理所应当地为张新杰的决定负责,永远为他杀出血路。当新手时张新杰也曾犯错,而韩文清总是先狠狠训斥他,再对外承担一切后果。从那时起张新杰就近乎苛刻地严格要求自己,只是不想再看见他硬生生扛起压力的背影。

 

七年了,张新杰陪伴韩文清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危机,但从未像此时一样失去他。张新杰拿起椅子靠背上的皮衣穿在自己身上,突然想起它曾属于韩文清。闻着那个人身上的味道,张新杰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他为什么要吻自己呢?虽然意识到花费时间在这些思考上实在不像是自己的作风,但是大脑就是停不下来。面对上司突如其来的兴趣,张新杰没有感受到厌恶,但是,他对感情有种天生的排斥。

 

“容易让人失去理智的麻烦事。”这是他对感情的唯一看法了。

 

 

 

 

开庭的时候张新杰再一次看见了韩文清,他看起来有些倦意,下巴上冒出了青茬,但剑眉星目依旧。而张新杰戴着眼镜,一袭白色正装配黑领带,整洁干净一丝不苟,连头发都梳得整整齐齐。作为他的辩护律师,张新杰站在韩文清身边,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

 

“指控被告韩文清涉嫌走私军火。请问辩护人是否属实?”

 

“不属实。”

 

“既然如此为何在货物中翻找出武器弹药!”

 

“无可奉告。”

 

旁人看起来似乎局面并不容乐观,只有张新杰知道这是他设下的局。公证人再一次冷冰冰并咄咄逼人地讯问时,张新杰申请了证人出席。

 

“请证人…防卫部部长喻文州出席!"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只见喻文州微笑着从幕后走上台前,张新杰轻轻一笑,不巧与韩文清对上视线,被他注视自己笑颜的眼底不加掩饰的复杂情感淹没。他不得不调转视线看向喻文州才能保证自己不被他影响。

 

“法官和陪审团的大家好,我是喻文州,作为防卫部部长出席此次军事法庭审判。我想说的是,霸图此次的武器交易是完全合法的,因为在最新的防卫部绝密计划‘飞燕’中,霸图是防卫部进口武器的重要中转站之一,为了保密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具体可以看我向法官提交的文件。这只是一起单纯的误会,还请大家在离开法庭时签署保密协议,不要走漏了风声才好。”喻文州笑的得体,致辞结束后不忘向张新杰点了点头,张新杰回以一个微笑。

 

在喻文州的证词被证实之后,后面的询问当然是照例走走流程,但张新杰依然不敢马虎,直到韩文清被当庭无罪释放的判决书下来之后,他才如释重负地在心底呼出一口气,将眼镜摘下来放在台面上,习惯性地捏了捏眉心。

 

但当他摸索着想戴上它的时候,却发现眼镜已经不翼而飞。张新杰抬起头有些迷茫得望向四周,却被韩文清捏住了手腕,对方似乎有些低气压地说了句跟我走,他便只好跟着他一直去了停车场。

 

 

 

 

车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被韩文清拉近车里并压在沙发上的张新杰有些不明所以,他试着适应了一下昏暗的环境,随后淡淡地开口,“能把眼镜给我戴上吗?”

 

韩文清把他凌乱的发丝拢好,“为什么躲着我?”

 

张新杰不置可否,用力坐起身准备推开他,却被韩文清握住腰往回一带,靠在了他的胸口。韩文清坚决地吻上他的唇,简单地搅拌一下之后就退了出来,“你不咬我?”

 

张新杰摇头,“您是上司,怎么会。”

 

韩文清看不出喜悲,“可惜,待会就没机会吻你了。”说着膝盖半跪,用牙齿拉开了张新杰的裤链。

 

薯片真好吃(不老歌在线)!

 不老歌你个辣鸡,萌妹们打不开!度盘走这边! 密码是a8bs

感觉被太阳的光刺痛,张新杰睁开眼,就看见坐在自己床边的韩文清正在往床头的花瓶里放栀子花。那张总被人评价凶神恶煞的面孔怎么也与那些洁白的花朵不符,可是张新杰莫名的觉得不想移开视线。

 

“为什么你昨晚说不可以吻我?”

 

韩文清回过头来看了看他似乎并无大碍,才答道:“给你口了就不能吻你了,怕你洁癖。”

 

“我是有些轻微洁癖。”

 

即使知道是意料之中的答案,韩文清还是有些低气压:“嗯。”

 

“但是你是例外。”

 

趁着韩文清惊喜的瞬间,张新杰再次开口:“我还知道,你突然做这种事是因为我在法庭上跟喻文州对视微笑了,对吗?”

 

“嗯。”韩文清有点微妙的难堪。

 

“我没有喜欢他或者跟他有私下接触,他会答应帮这个忙是因为我答应转让一部分股份给他,只是一小部分,不会威胁到霸图的归属权。”

 

思酌片刻,韩文清点了点头“很好。”

 

“我还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张新杰直视韩文清的眼睛,“我们在一起吧,文清?”

 

【END】

 

嘿呀❤

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与约定。阅读大感谢,其实感觉自己没能很好的写出新杰那种禁欲的气息还有点ooc了,不嫌弃的话真是太好了⁄(⁄ ⁄•⁄ω⁄•⁄ ⁄)⁄我真的很喜欢评论!请来评论找我玩!留个小蓝手和小红心证明你来过呗?

 

评论(43)
热度(201)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