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AU〗殊途同归(4)

CP:江周

 人工智能江x平面模特周


 前情请看这边 ε==(づ′▽`)づ 1     2     3 


>>>>>>>>>>>>>>>>>>>>>>

夜已深,繁星点点,滴滴欲坠。带着潮湿气息的风吹过浓的化不开的墨色天空,仿佛是夜雨欲来。

 

江波涛脑子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被关在一方狭窄的屏幕里。混沌的玻璃屏幕外,熙熙攘攘围着一圈人。


他们嘴里一直念念有词,说个不停,但是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仿佛太糟,并不能准确地听懂他们的意思。

 

“精神体……培植……”

 

……什么?江波涛支起身子,想向外看清楚那几个人的脸,但是他们的身影始终是模糊不清,一团黑影。


他嘴唇轻轻开合,刚想说点什么引起外面那群人的注意,就忽然看见其中一个人转身看了过来,流动黑气组成的脸上,一双白眼直愣愣盯了过来。

 

 

 

 

江波涛从休眠状态被惊起,并非因为自己刚刚的数据紊乱,而是根据监测,周泽楷的心率好像有些过快了。

 

奇怪,我刚刚是……做噩梦?一台机器,真的要拟真到这样令人感到困扰的程度吗?

 

他调整视角看向床头,周泽楷沉睡的脸即使是在夜晚依旧引人注目,但他看起来十分不安。


两条修整过的眉毛微微颤抖,表情有如溺水般挣扎,薄唇微张,困难地汲取空气,手指紧紧的攥着被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他的脸上竟透出几分不正常的艳色,江波涛猜想可能是生病而有几分不安。

 

江波涛看见他整个上身全都暴露在被子外面,想着十月毕竟非同盛夏,还是给他掖好被子吧。


一边思考一边伸手,触碰到显示屏内壁,浅蓝色波纹一圈圈泛开,通讯器夜间主题的蓝色荧光亮起来,照亮周泽楷安静的睡脸。


这种不能打破障碍去守护一个人的感觉让他想起梦里,自己也是这样被拘束着的。

 

——不对,拘束……?呆在这里面进行工作不是我的最初设定么?

 

——我没有实体,这种事明明一早就明白。

 

安定心性收回手,江波涛以不惊吓到梦中的周泽楷的音量呼唤,想要把他从不安的梦中唤醒,“小周?”

 

但是周泽楷却迟迟没有醒过来。

 

周泽楷看见有几个小女孩围绕着他,看身量也就六七岁,五官模糊不清。


但她们穿着亮色的裙子,裙摆上绘着歪歪扭扭的蝴蝶,看起来有点像自己童年时代的蜡笔画。


她们笑盈盈地说:“周泽楷,和我们玩吧?”

 

周泽楷抿唇思考,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自己声音稚嫩地回答到:“好。”

 

——这个声音有点像…我变声期以前。

 

画面一转,几个胖墩墩的小子把自己围了起来,更奇怪的是自己一米八的身高也被缩小到和他们同等高度,有个领头的壮实小个子走过来,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你少和女孩子混在一起了!长得好看有什么了不起!”

 

二十年来周泽楷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赞美”,所以他处之淡然,看着对面的小胖子一脸认真,感到有点想笑。嘴唇却仿佛不听指挥似的一开一合,他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小胖子却忽地怒了,一拳挥了过来。

 

——不痛。

 

梦的世界是没有知觉的,但是对于这个童年真真切切发生过的片段,周泽楷记得很清楚。此时左脸颊也是模模糊糊,但是跟随心跳突突地痛了起来。

 

 

 

 

 

天旋地转,一扇明亮的窗前,自己手边摆着一本书。

 

——高中时候的图书馆。

 

“快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对对!我注意他很久了!但是他在班里都没有特别好的朋友啊,感觉好孤僻哦。”

 

“啊?没有朋友的人都很怪啦。”

 

“就是就是。估计是那种很高冷的啦。”

 

——不是这样的。

 

虽然不是这样的,但是他们说的也并不是完全不对。虽然也曾很努力地改善自己的性格,但是果然还是不善表达,甚至到了被大家以为木讷的程度。虽然这张脸能挣来很多愿意与自己开始一段谈话的人,但是热情终究是有限度的。

 

“周泽楷你看,这本小说好有意思!”

 

“嗯。”

 

“啊……嗯。”对方看起来也很苦恼,话题续接不下去,紧接着他又勉强起了几次话头。


虽然回复简短,但是周泽楷从始至终全神贯注地跟随他的话题,眼睛也注视着对方,只在思考的时候稍作低头。


但是对方,却没有注意到周泽楷认真的心情。

 

“我有事先走了!”对方露出一点尴尬的神情,“下次再聊!”

 

——肯定没有下一次了。

 

周泽楷的猜想并非多余,之后他并没有再找自己聊天,反而是一次自己放学晚了,教室里只剩下孑然一身的自己正在收拾书包。窗外残阳似血,半倚山头,同时一轮新出皓月在天幕浅浅印下皎洁身影。


周泽楷放下手中的教辅资料,半仰着头看着天空。

 

“他啊就是闷闷的咯!”静谧的走廊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

 

跟他搭过话的人和不认识的同学勾肩搭背走在一起,“就是隔壁班的周泽楷!说真的!不愿意和我说话的话一开始就拒绝嘛,明明接受了却要我一个人找话题,超伤人心的,哈哈哈哈!”

 

他的同伴忍不住调侃:“你这种人也会伤心哦!”

 

周泽楷注视着两人大笑着离去。

 

——之后的事我能记得清楚了。

 

生活毕竟不是疼痛青春类小说,周泽楷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触。


他只是慢慢学会了接受别人的主动搭话,也接受他们的默然离去。


听起来好像很孤独伤感,但是除了没有那种天天粘在一起的朋友之外,周泽楷的人气还是很高,身边还是总是围绕着吵吵闹闹的同学。


而他听着他们讲话,被逗得浅浅发笑。

 

只是两两分组的时候会突然觉得有点失望,大家第一反应都是去找自己最好的朋友。


明明并不是被大家讨厌,相反一直是被众星拱月式环绕的自己,会落到有点尴尬的境地。

 

——因为大家的“我最在乎的人”排行榜里面我都不是第一啊。

 

虽然大家都会把我摆在第二第三,但是……

 

——最在乎我的人,真的会有吗?

 

 

 

 

 

后来在大学里被星探发现了,步入平面模特的职业生涯,果然画面一转,自己的助手吴启杜明等人围着他开玩笑。

 

“哈哈哈杜明那家伙,又偷偷拍了几张隔壁唐柔美眉的照片做桌面,把他卖去隔壁得了!”

 

“说什么呢!我可是一颗真心向着我们公司好不好!”杜明满脸通红气冲冲反驳。

 

“呵呵。”周泽楷也跟着笑。

 

“哎!你跟着起什么哄,哈哈哈……”

 

和公司签约已有几年,吴启和杜明与周泽楷常常接触,当然知道周泽楷事实上是一个低调而且心思单纯的人。


虽然应对媒体的时候他也有他的小技巧,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十分的不适应暴露在聚光灯下的生活,更不希望日常生活被过多的关注打扰。


过多的关注,只会让他感到害羞,感到紧张。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周泽楷自己也有了一套和人相处的经验,虽然用不着说太多话,但是在必要的时候附和几句“嗯”,又或者偶尔主动开口说上几个字也是好的。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感受到我在努力沟通呢?

 

虽然尚且存疑,但是周泽楷愿意相信他们。


再说了,自己的人际关系一直在改善,到现在已经十分习惯这样与人相处了。


……嗯?!

 

 

 

 

 

画面轰然倒塌,随之浮现的是一台通讯器,江波涛站在通讯器旁边,意外的有了实体。柔顺的头发发尾带着墨蓝,嘴角微微翘起,身上居然穿着自己平常的居家服。

 

如果这是现实,那么看见穿着自己衣服的江波涛,周泽楷肯定会感到有点难以直视,但是梦里的自己却不受控制地向他走了过去。

 

更加难以置信的是,江波涛看见这样主动的周泽楷,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他一把揽过周泽楷,放肆地蹂躏起他的唇。


一只手轻轻按住周泽楷的下巴让他自然的张开嘴唇,然后舌尖探了进去,带着强烈情色意味的摩挲他的上颚,弄得他轻轻发抖,却放浪形骸地环上对方的脖颈,主动索求着交换津液,任由对方身上浓重的侵略气息撩拨神经。紧接着他们就像久别的恋人一般开始互相磨蹭大腿……

 

“周……小周!醒醒!”

 

“哈啊……!”周泽楷吓得一瞬间睁大眼睛,还是那熟悉的天花板,对面墙上的时钟有条不紊地走着。


现在是早晨五点。

 

“早上好。做噩梦了吗?需不需要我连线家用机器人泡杯牛奶来?”

 

周泽楷摇了摇头,刚刚梦里的事还历历在目,一时间他还没有办法直视江波涛。


在梦里自己的举动根本不受控制,即使这样安慰自己,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梦见那种……

 

唇和腰上的触感仿佛残留在身体上一般刺激着他的神经,本来就已经十分难为情的他发现,这种紧要关头,每个早上都有的反应却出现了。

 

“真的不要紧吗?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但是今天有个十分重要的通告要赶呢。不过小周也不用太勉强自己,机会总是有的。相比起这个我更加担心你的身体。”


江波涛一边说着一边调整投影距离,于是离周泽楷的脸越来越近。

 

周泽楷只觉得浑身的气血都在往头上涌,这样的画面让他更进一步地回忆起江波涛在梦里笑着欺近的脸。


在梦中,人的行为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就连理智也好像完全失控了一般。


直到醒来,周泽楷才想起来和江波涛接吻有多么荒诞。


但自己梦中那种飞蛾扑火般的热情,与近乎焚尽一切的占有欲望历历在目,仿佛告诉他,这样的感情不像是空穴来风。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究竟是……

 

周泽楷心乱如麻,回过头,江波涛还在担心地等着他的答复。但是周泽楷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对直视他的脸这件事感到如此难为情,尤其是现在的身体状况,完全不允许自己再看上一眼。

 

于是周泽楷回身用被子把自己包裹了起来,遮掩着身体的异样,更不希望一向了解他的江波涛看穿他的所思所想。

 

“小周,回答我。”江波涛仍旧好言相劝。

 

周泽楷摇了摇头,更悲哀地发现听见江波涛的声音,下腹部的热度不退反增。

 

“小周,回头。”

 

周泽楷想了想,还是克制呼吸回答他说:“抱歉,现在想一个人。”

 

江波涛愣了,这句话对自己带来的冲击力比想象的大得多。

 

——一个人明明很孤独,你的眼神根本掩盖不了,但是你却宁愿选择独自一人?

 

没有发现自己作为人工智能拥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有些出人意料,江波涛眸色一暗,刚想用更加强硬的方法让对方开口,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思维数据居然已经被一种异样的情绪占领了。

 

占有欲。

 

江波涛毫不费劲地分析出这种情绪,但是确定下来的那一瞬间的确让他有些震惊。


经过一些自我检测,他确定自己在机能上并没有什么问题。


再一次地,他轻声叹了口气。

 

周泽楷再怎么依赖自己,江波涛也知道自己与周泽楷注定只是使用者与人工智能的关系,一个人如果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购买,就算是成百上千台通讯器也能合法拥有。


占有欲?这样的字眼放在一个人工智能对主人的感情身上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就算我想,我也没有资格限制你束缚你。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中国古代的爱情故事里常见的人妖殊途,虽然理性告诉江波涛,这些只不过是童话,但是放在自己的感情上面的话,就应该叫做人机殊途吧。

 

也不知生产商为何要追求这样令人困扰的面面俱到,把人的性格无论优点缺点一概复制,这才闹出今日局面。


江波涛在心底断定这是一种需要克制产出的错误数据,面上不动声色,控制床头灯熄灭,一面对周泽楷笑着说:“小周还是再休息一阵吧,天亮了我叫你。”

 

熄灯之前,最后一眼,仍旧是一个冰冷背影,江波涛又一次默默叹气。

 

——果真是,情不知所起。


只是不知,论起一往而深,我又能陪你多久?

 

【TBC】


5

原著中可以看出,小周和黄少也算是三年对手了,但是对于小周的性格黄少依然不太了解,会说出“他就只会作秀”这样的话,黄少也是比较心直口快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小周初高中不太了解他只搭过几句话的同学大概也会对他的性格有不恰当的了解。

 

而更进一步的工作上的合作伙伴如吴启杜明等人,对他的了解更深一层,就会知道他其实是个低调温和的人,从而对他持有好感。但是这是建立在工作上必须长时间接触的条件下,才会了解小周真实的性格嘛。

 

但是其他人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能好好相处,只有小江才能理解真正的他,体察他的想法,温柔的在大家说话的时候用问句尽量将小周带进谈话,而不是孤零零一个人坐着。小周和他身边的人的关系大概就分这几层,希望自己不会ooc…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欢迎指正!

评论(31)
热度(68)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