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AU〗殊途同归(5)

CP:江周

 人工智能江x平面模特周

 

 前情请看这边 ε==(づ′▽`)づ 1     2     3     4


本章含有一定量的肖戴,请注意避雷。

>>>>>>>>>>>>>>>>>>>>>>>

——又来了。

 

从那天之后,生活还是照样的过。

 

早上,周泽楷准时被江波涛叫醒。

 

“哈罗,小周早上好啊!又是新的一天,快些起床吧。”

 

桌子上的奶黄包依旧香甜,他说好要给周泽楷做低糖的,也如约做好了给周泽楷吃。只是面团洁白馅心甜蜜依旧,周泽楷心里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哽在了心里,味道反不如前,没了那份喜悦感。

 

一涉及到工作,江波涛也能立即有模有样地给周泽楷安排行程。

 

“周一到了,提早到公司迎接新通告;要出差了,该准备换洗衣物整理行囊了;周末了,小周要好好放松一下,但是健身锻炼可不能懈怠。以下是拟定的出游地点……”

 

那份关怀和人性并不是其他的通讯器可以比的,但是周泽楷心里也从来没有将江波涛和任何通讯器比过。


不如说,就连身边接触的所有人也都不如他的半分好。


到底好在哪里?周泽楷只能说,他是特别的,是独一无二的。

 

和江波涛呆在一起可以毫无防备地聊天畅谈,而不用顾忌对方是否误会自己,也不用拿出对待媒体的那一套来应对江波涛。


而更让他欣喜的是,江波涛处处替自己打圆场,无论回复邮件还是接受通告都做得无可挑剔。


面对工作上的事,他总是能比任何人先一步地了解自己的心意。生活中也处处体贴,甚至比恋人还细心。

 

恋人……周泽楷没想到自己下意识的比喻居然会吓到自己,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搁了。


最近自己老是走神,心脏有时候还怪怪的,跳动起来又麻又痒,好难受。

 

——说起来,小江在做什么呢?

 

无意识地将目光向手腕一瞟,却正好和江波涛的眼神撞了个正着。周泽楷略显尴尬地别开视线,再次悄悄打量江波涛的时候,却发现江波涛已经没有再注视自己了。

 

——又来了。

 

以往江波涛这样狂擅与人沟通的人,是不会放弃这样好的接触机会的,他必定会笑着询问,“小周,怎么了,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别着急,慢慢和我说。”

 

但是自从那天,他再也没有主动接触过自己。


周泽楷虽然不擅交流,但是情商智商一样不低,怎么会猜不到是那天晚上的事让江波涛疏远了自己。


只是他再怎么聪慧,也不如江波涛善于揣度人心,自然是想不到江波涛心里还有那么一出。


面对江波涛的疏远,本身就不爱沟通的他更是毫无办法。

 

对这样的自己,周泽楷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难过。


以前从来都是觉得,和他人保持这样的距离感就好,而真正疏远起来,又使他感到烦躁不安的,二十多年以来也只有江波涛一人。


有时候冲动起来,他真想拉住他的领子大声质问:“既然回避我,我又为什么会发现你也在看着我呢!”

 

但是周泽楷不敢问,心底隐隐有声音告诉他,答案不会是他想要的。

 

——我想要的答案是什么?我想听小江对我说……

 

周泽楷回答不上来,感觉心脏明明刚刚还有些甜蜜,现在又快要被酸涩的液体充满了。


他轻轻握住手腕上的通讯器,江波涛看在眼里,还是什么都没问。

 

 

 



更郁闷的是,身边的人开始毫无预兆地对周泽楷秀起了恩爱。同公司的戴妍琦突然宣布和助理结婚,把公司上下闹的一顿鸡犬不宁。

 

“请问戴妍琦小姐手上的这是……?”预约访谈的时候,一名眼尖的记者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哦,这是婚戒啦,既然你看见了那我就顺便宣布一下好啦,我和助理已经结婚了!没想到?”


面容俏丽的女孩子脸上憋着恶作剧式的坏笑,身边叫做肖时钦的助理苦笑着,应对起了蜂拥而来的记者。

 

成婚宴上,一向无拘无束的戴妍琦也顺势邀请了周泽楷。


平日里周泽楷也是这个无法无天的小祖宗调戏欺负的对象之一,但是戴妍琦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却有她自己的分寸,有着让身边的人无法讨厌的神奇力量。

 

周泽楷本不喜欢这样喧闹的应酬场合,但是戴妍琦这样的人,他其实一直很羡慕。


活泼健谈,和谁都能聊的来两句,明明是自己的后辈却也总是以大姐头的身份提点新进公司的后辈,大家却总是不由自主地让着她宠着她。


没想到这样的小巫女一般的女子也有成婚定居的一天。

 

去往婚宴的路上,周泽楷难得地感到几分不安,他无法想象戴妍琦洗手作羹汤的样子,就像是活泼的海鸥,你是无法想象它被关在鸟笼里的。


结婚的事周泽楷在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现在……

 

周泽楷虽然带着江波涛,但是并没有将他开机。


江波涛与众不同,一旦被注意肯定会招致一群人问东问西,而且越多人知道他的事,周泽楷就越不安。


所以这种人口密集场所,周泽楷想他还是休息一下的好。

 

而且论私心,周泽楷不想让太多人认识江波涛,他知道以江波涛的性格,人群中肯定很受欢迎,本来应该是很开心的事,可是他就是不想这样。


一想到江波涛被人围绕着问东问西,他笑脸迎人长袖善舞的样子,周泽楷就感到莫名的烦躁不安。


自己这个性格,太差劲了……


 “周泽楷前辈?回神回神!”戴妍琦在他跟前晃着手。

 

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太久,婚宴早已开始了,周泽楷轻轻道了句抱歉,喝下杯里的酒,苦涩冰冷的液体流向腹部,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冷水由内而外浇了个透。

 

 

 

被灌了好几杯酒之后,戴妍琦小跑上台准备丢花。


她换了身正红中式旗袍,上绣凤凰牡丹,看起来总算有几分为人妻的模样,周泽楷心下感叹时光匆匆,却看见戴妍琦朝他一个劲挤眼睛。


还没等周泽楷反应过来,戴妍琦双手一抛,什么东西朝周泽楷迎面飞来,吓得他手忙脚乱接下,俊脸才没有被打到。


台上的新娘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快要溢出来,肖时钦温柔地替她顺气,提醒她不要呛到自己。


戴妍琦眨着眼对肖时钦说了句什么,新郎闹了个大红脸,她才从肖时钦怀抱挣出,抢过一只话筒喊道:“恭喜周泽楷前辈接到了花,下一个走桃花运的就是你了!记得请客哦!”


满厅欢声笑语,祝福声包围着周泽楷,他一向不擅长应对这个,连忙称醉悄悄溜出了大厅。


说自己醉了并不完全是假的,周泽楷那个顺水推舟逆来顺受的性子,别人敬酒他一向来者不拒,偏偏自己酒量也只是中等水平,所以才不愿意去应酬场所。


但是刚刚戴妍琦闹了那么一出,自己被灌的酒比平日又多了一点,还都是冰的。


自己太不会照顾自己了,周泽楷一边想着,一边靠着墙蹲了下来。


——肚子有点痛……


感觉额头慢慢渗出了冷汗,周泽楷双臂环绕住自己,低下头大脑一片空白。人在虚弱的时候就会很容易变得软弱,周泽楷低着头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打开通讯器。


江波涛的身影出现,“哈罗…小周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刚刚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好久没被他主动关心,鼻子一酸,默默拉了拉自己的衣袖,让它包裹住自己开始发冷的皮肤,向江波涛表示自己还好,他点点头道:“先接电话。”


刚刚的未接来电被重新拨通,江波涛暂时被隐藏到后台。

 

“妈……”

 

“哎你这孩子,刚刚怎么不接电话?”

 

周泽楷嗯了几声,巧妙的绕过这个话题。


现在一切让他想到江波涛的事,他都下意识地回避着。母亲和周泽楷相处多年,一听他态度冷淡,就知道他不怎么想谈这个话题,马上调转了话锋。

 

“你这孩子,最近都不怎么联系我,交了什么好朋友到哪里野去了。”

 

“没有呢。”周泽楷为人低调沉默,与朋友一向保持礼貌而疏远的距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待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只有杜明吕泊远他们,但是就连他们,也不会在游玩计划里添上周泽楷。


但是最近,周泽楷外出的频率很明显增加了。

 

“以下是拟定的出游地点……”

 

被酒精麻痹后的大脑不受控制地不停飘出零零碎碎的字句。

 

“夜空安静又美好,看着就能让人放松心情,小周觉得呢?”

 

“为了满足小周的心愿我最近做了不少工作呢,小周要夸夸我吗?”

 

“小周在想什么?我陪着你呢。”

 

——小周?小周……

 

那时二人谈笑风生的场景任历历在目,现在却疏离至此。周泽楷心下又是一酸,胃里的绞痛愈发难以忍受,母亲的话语也渐渐远离。


“……给你安排的,一定要去,而且不能迟到,别让人家姑娘等急了。”

 

“什么?”

 

“相亲啊!哎,你这次可不能拒绝了,虽然现在为时尚早,但是早点认识几个女生很有必要。你这个样子,妈妈怎么能不担心……”

 

周泽楷难得打断对面的话:“不去。”

 

“……啊?不去?你这孩子,到底是为什么不想去你跟妈说清楚了,是又在敷衍妈还是有喜欢的人了?”

 

“……”一时语塞。


又想到他。

 

周泽楷叹了口气,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江波涛,只知道自己和他一起就会开心悸动,难以自抑;现在被他疏远误会,无时无刻不感到心里阵阵钝痛。


明明自己也知道母亲只是一时玩笑,但要细想这个问题,周泽楷惊讶地发现自己答不上来。想到江波涛的刻意疏远,心脏更是绞痛难忍。


男儿有泪不轻弹,轻易掉泪不是他的作风,但是他真的太累了。

 

——好累,真的好累,想找人说话。

 

——想告诉谁,谁都好,想说出口……

 

“嗯。”心里千言万语,语言上却还是那么单薄。


自己可能真的,一辈子,都不会遇见能理解自己的人了吧。

 

——曾经有过的,他是唯一的光,现在熄灭了。

 

“是……什么样的人?”母亲也是第一次听儿子说起这些事,周泽楷大学以来就在外打拼,一年才回家一次,母子俩也并不是很亲近的关系。


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有困难苦楚的时候,父母永远会给他最强力的支持。


周妈妈慎之又慎地问出口,特意放缓了语调,希望孩子体察到自己的良苦用心。

 

“他……”话刚说出口周泽楷就后悔了。自己现在正是通过通讯器与母亲联系,通话中的每字每句,江波涛不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吗?


周泽楷又窘又气,再怎么好脾气也不禁恼火,自己竟然因为这样一点微薄酒水,就克制不住向母亲透露了这些事,还正好被他听见。

 

现在说出来又怎么样?母亲辛辛苦苦把自己养大,难道二十多岁还不能解决自己的事要她担心吗?


一想到这些年与亲人聚少离多,他也不禁伤感,心里更是坚定几分信心,不能依赖任何人。

 

匆匆应付几句逃过这个话题,又好生叮嘱了母亲要照顾好自己。相亲的事,周泽楷答应考虑一会再说。然后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

 

勉强撑起身子,拖沓着沉重的脚步向酒店外面走,周泽楷感觉脑子已经痛到麻木掉了,身体忽冷忽热的。


他甚至记不清楚上一次醉酒是什么时候的事,可见是真的极少沾染酒精。


好容易拦到一辆出租车,周泽楷步履蹒跚地上车回家。

 

 

 

推开公寓的门,周泽楷筋疲力尽地栽倒在了地上。

 

——好痛,没有力气了。

 

江波涛镇定地远程操纵着,给周泽楷泡了醒酒茶,又催他吃下胃药。


看着周泽楷青白的脸色,江波涛又是后悔让他去婚宴,又是气自己被关机,不能照顾他。

 

——这究竟被灌了多少酒,那些烧胃伤身的酒,怎么可以拿给他喝!

 

但是既然下定决心要克制自己的感情,江波涛就不会再做除了自己职责之外的事情,他把自己的怜惜心痛藏起来,把自己的关切表情藏起来,即使是满心伤痕,还是不能显露一丝半点。

 

——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从睁开眼看见你便……一见钟情。

 

但若是不加控制,自己这份心意被发现了该如何是好呢?


本来就对其他人保持距离的周泽楷,大概会更加疏远自己吧?


他那么善良,做不出冷言冷语后直接丢弃的事。但是如果被束之高阁,不能在你身边,有什么意义。

 

在你身边尽一个人工智能的职责照顾你,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是这份照顾,也不能超出“作为一个人工智能”的范围。我也想有手臂可以拥抱你,有嘴唇可以亲吻你……

 

脑海里的暧昧画面终止,江波涛清醒过来,苦笑一下。

 

——你看,我已经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占有欲了。

 

总有一天,这样化不开的欲望会将我们一同包裹,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小周,你真是……让人上瘾。

 

“有件事要弄明白。”周泽楷突然开口。

 

“什么时候……”他躺在床上,浅色的嘴唇一开一合,“会确定自己喜欢一个人?”

 

一个长问句抛过来,江波涛根据搜索结果一条条地念给他听。

 

“有意无意的非常在意对方,却假装也不愿意让对方看出来。”江波涛在心里又是一声叹气,还真准。

 

江波涛接着说:“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在想着谁就是喜欢他咯。”


周泽楷用手缠着被子又放开,想到的人,可不就是现在念着这句话给我听的人……

 

“他在发光啊。”

 

有如醍醐灌顶,周泽楷打了个寒颤。

 

——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会一直陪着我,逗我开心,并且理解我的人。

 

——黑暗里的光。

 

周泽楷按住了胸口,有什么东西在甜蜜地钝痛。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他的感情开始变质,然后像是发酵一样飞快的膨胀。

 

——原来真的是,喜欢上了。

 

弄明白这件事,周泽楷是那么激动,几乎要落下泪来。

 

在明晰的瞬间,这种感情砰的一声,炸成了最漂亮的烟花。

 

 

 

只是实在不胜酒力,周泽楷最终还是昏昏沉沉地徘徊在沉睡边缘,正被一种温暖的甜蜜感包围的时候,听见一句:“原来是小周有了喜欢的人,恭喜。”

 

感觉江波涛的语气有些怪怪的,周泽楷想回答什么,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醒来再提。

 

未曾料到,一觉醒来,便是天翻地覆。

 

 

 

时间已经是快到十一月,气温一日日降下来,连气象台都开始播送台风预警。


周泽楷宿醉刚醒,本想将睡前的旧事重提,却注意到天空乌云密布,赶忙去阳台打算将衣服收起来。


毗邻阳台的客厅里,电视机忘了关上,一条新闻突然引起周泽楷的注意。


“……实验中的通讯器丢失,xx公司紧急向社会征寻此通讯器。据称此款通讯器还在研发中,预计明年可以发售。不稳定的通讯器的流出会对生产商造成影响,希望捡到的市民尽快归还,同时提供信息的市民将得到公司重谢……”


记忆里的店员慌慌张张地追着自己的身影喊话,周泽楷没来得及听清,但是“不稳定”几个字眼肯定是真的。


周泽楷有点不好的感觉,他把晾衣杆放下来,一动不动盯着大屏幕。


“通讯器为腕带式通讯器,通体透明,更多功能信息不便透露。不过考虑到此通讯器的外形独特,应该会很快引起相关人员的注意并被回收,追加的补偿也会尽快到达……”


心下一凉。

 

半晌无言,他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手腕,没有触到任何实物。


“轰隆隆——”


乌云咆哮着,大雨倾盆而下,狂风吹得衣架吱呀作响。


来不及关上的窗户让狂暴的雨点蜂拥而入,打湿了周泽楷的背。


台风来了。

 

【TBC】

>>>>>>>>>>>>>>>>>>>>>>>>

6

评论(35)
热度(62)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