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AU〗殊途同归(6)

cp:江周

人工智能江x平面模特周

 

前情请看这边 ε==(づ′▽`)づ 1     2     3     4     5

蛇太太找我要糖,你们感觉这是不是糖呢。

>>>>>>>>>>>>>>>>>>> 

不知道被冷风吹了第几遍,周泽楷打了个寒颤,望向窗外。

 

乌云把阳光遮得严严实实。

 

“……周,小周?”屋子里传来江波涛的喊声。

 

周泽楷这才想起来,为了方便管理,自己的通讯器、笔记本电脑和家用电器等都是连接给江波涛的,他随时可以获取数据。


但是这台电视机,因为功能并不复杂,也不需要江波涛的远程调控,就没有连接上他的意识体。

 

看来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周泽楷一边想着一边关好了窗户,要收起的衣服反正也打湿了,就让它们在阳台上摇摇晃晃。

 

转身回屋,江波涛一看周泽楷浑身湿透,不禁惘然。

 

“小周,你最近有些不太正常。”江波涛犹豫了一会,一双眼睛直直看过来,好像要看穿他的所思所想,“……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哦。”

 

周泽楷在心里苦笑,疏远自己这么久了,总算是听到了一句关心自己的话。只可惜,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将刚刚的事如实相告。

 

江波涛在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周泽楷不知道,也不敢仔细想。

 

但是周泽楷知道,江波涛一向明是非懂利害。

 

所以,如果他知道了自己要被召回的事,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吧?毕竟……

 

——毕竟,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然后上交。

 

——毕竟,再这样下去,我的感觉不可能藏得住了。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脏在里面砰砰跳动,即使不看那个人,像这样共处一室都会悸动。


装着名叫“喜欢”的感情的杯子,里面暖暖的液体早就淌了出来,流到四肢各处。身上的每一寸细胞都叫嚣着:抱住他,亲吻他。

 

我是有肌肤饥渴症吗?周泽楷晕晕乎乎地,又没能控制自己想到那天的春梦。

 

那天的梦,继续下去会怎么样,周泽楷其实也不知道。从来就没有喜欢上谁的他,甚至从没考虑过欲望方面的事。平时除了不得不做的时候,会悄悄的抚慰自己,就没有别的需求了。

 

但是最近,一看见江波涛,先是心脏热热的,然后下腹也……


周泽楷语言一向贫乏,不知道怎么表述,动作却更先一步,先是摆摆手向江波涛表示不用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随后抓起一件长袖衫转身进了更衣室。

 

“阿切!”冷静下来才注意到身上还在滴水,周泽楷打了个喷嚏。

 

“小周?换好衣服的话快点出来,我给你熬了姜汤。”

 

周泽楷听见江波涛的话,在夕阳西下的日光里抿唇笑了,天空被染成暖暖的浅红色。

 

窃喜,窃喜。

 

在心底偷偷的,为你关心我感到高兴。

 

而江波涛定定看着周泽楷关上的门,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终于不用苦苦掩饰了。

 

屏幕终于支撑不住地开始闪烁。


看样子自己始终是无缘多陪他几天。

 

 

周泽楷的休假结束了。


即使是公司依赖的王牌,通告也不能一推再推。更何况周泽楷万事以公司要求为先,采访代言之类从不会放人鸽子。


去摄影棚之前,周泽楷认真地盯着江波涛,眉头蹙起双唇紧抿,一脸忧心忡忡。


盯——


江波涛又不是没长眼睛,明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还是不动声色地继续处理手上的邮件,一脸悠闲坦然,显示器里面头发都一丝不乱,就好整以暇等着周泽楷开口。


周泽楷无非纠结要不要继续带着江波涛出门。前段时间去戴妍琦的酒会的时候,酒店空调吹得他浑身发冷,他就换了长袖衫遮住了通讯器。


再加上因为醉酒,也没有在大厅待多长时间,所以周泽楷觉得江波涛大概还没有被人发现。


——大概吧……


周泽楷苦笑,自己对于工作上的事从来保持着自信,很少有什么事能让他感到不安。但是这一次,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害怕。


什么办法我都愿意尝试,只要他不被从我身边带走。


哪怕不说出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你就很好。


江波涛本来只是想逗逗他,可惜他心思缜密,一看周泽楷欲言又止,脸色阴晴不定,就知道此事必不简单。


“小周,你……”

 

话还没说完,周泽楷伸出手,按住了关机键。


 

平面模特的工作并不是普通地站在那里拍照就好的。一则电视广告,或者是静态海报都需要很好的产品展现力。


周泽楷台下是非常的沉默寡言,但是一到上台发挥的时候,整个人表演的张力非常强劲。即使是再挑剔的导演也能被他折服,再加上周泽楷从不居功自傲,踏踏实实工作,一向很受工作人员的喜欢。


一个上午的走位,摆造型,早把周泽楷累着了。好不容易结束工作,周泽楷推掉了其他几人的请客,靠着一张转椅闭目养神,一个新来的助理帮忙卸妆。


我也想自己卸妆的,但是小江说我笨手笨脚的,眼妆从来没有卸干净过。


周泽楷在心里悄悄吐着舌头。


我感觉挺干净的!


但是小江说妆不卸干净对皮肤不好,长的再帅也不能透支健康。


周泽楷用手卷了卷刘海,想起来前几天江波涛提醒他刘海长了。


但是大家说这个长度看起来刚刚好。


该不该剪短一点呢?


周泽楷挺惬意,心情有点飘起来,好不容易忙完了,自己努力的成果过几天也会被展示出来,工作告一段落,特别让人有满足感。


更重要的是,闲下来就有时间想你。


——小江说,淋雨不好,要喝姜汤。


——小江说,吃糖太多会长胖,不要出去买零食,他都会做。


——小江说,多出门活动活动气血,我的手一到秋冬就发凉。


周泽楷在心里,用他略显单薄的语言,一句一句地复述着江波涛的话。每回想一句,他就忍不住要微笑起来。


因为有外人在,随便笑起来的话会很奇怪,周泽楷只好绷紧了嘴唇。只是他微微睁开的眼睛满眼的笑意,根本藏不住。


如果是江波涛看见了,立即就能看破他心里的那些小九九。


只可惜现在他被关机了。


突然什么东西碰上了他卷着发梢的手腕。


“周前辈这是什么?!”


新人助理兴致勃勃的脸凑近他的通讯器,但对此时此刻的周泽楷来说简直是恶魔。


“……!”周泽楷顾不了那么多,下意识一把挥开她的手。

 

这才想到,突然闹出这么大动静会更加让人起疑,但周泽楷一向肢体语言比较快,只好飞快咳嗽两声,“不舒服……”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缠住他关心所谓的“病情”,周泽楷先拿起自己搭在衣架上的大衣躲去了试衣间。

 

“呼……”周泽楷带上门。


更衣室里的光不是温暖的香槟色,为了节约成本而选用的节能灯泡里,惨白的光亮没有灵气地被固定在墙上。


周泽楷想了想,一咬牙把通讯器启动了。

 

“哈罗,需要什么帮助吗?”江波涛笑着。

 

“有件事说。”周泽楷用认真的语气说。

 

江波涛耐心等着他开口,周泽楷顿了顿。

 

即使不愿意,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下定决心。

 

周泽楷抿着嘴唇,“以后,出门都关机。”

 

“小周?”江波涛不解,语气有点急,“我做错了什么吗?”

 

周泽楷只是摇摇头,就垂下眼睛看着指尖,生怕被他看出来什么端倪。

 

江波涛感觉像是被一盆水浇下来,心都快凉透了。


明明一向善于言辞,此时也只能缄默不言。

 

能怎么办?

 

再多的审时度势,揣度人心,在这个人身上就是行不通。

 

自己拼尽了力气,做到的只是堪堪掩饰住心情。

 

无论怎么关心,到底他也不会把自己往恋爱对象的方向想,说不定连朋友都谈不上吧。

 

这样突如其来地说是出门不启用,是不是……没有掩饰好被他看出来了?

 

周泽楷看他不说话,只盯着自己的脚尖,半晌又挤出一句,“也不能戴在手上。”

 

江波涛顿时大有危机感,“小周这是不准备再使用我了?把我放在家里束之高阁?”

 

周泽楷连忙摇摇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江波涛语气有点绝望。但是想到刚刚差点被人发现,他知道江波涛是万万不能放在一个如此明显的地方了。

 

如果那个公司那么着急地召回这台通讯器,又是发广告又是悬赏,只是为了不泄露最新科技成果,未免太小题大做。


周泽楷直觉性地猜想,这里面可能有什么隐情在,如果被发现,恐怕不只是江波涛被拿走那么简单。


虽说自己不愿得罪人,但是机会往往只给一个人,自己受众多广告产品商垂青,就必定会引起一部分同行的不满,这一点周泽楷并不是不懂。


这表面的荣光下,有多少人用涨红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住自己,想把他拉进深渊,没有人明白。


演艺圈,本来就不是个干净的地方。

 

所以一丝把柄也不能留下,任何可能被人揭发的机会都不能留!

 

有偿寻物这个告示一出,自己和江波涛完全是被悬赏了,周泽楷总算能感到武林大侠被人追杀的焦虑,偏偏大侠都是有人分担劳苦的,而自己甚至不能把真相告诉江波涛。

 

所以他绕过江波涛真正想知道的答案道:“放在包里。”

 

江波涛惨然一笑,心下了然。

 

——小周,感觉恶心吗?

 

明明只是个人工智能,身体却像是能感受到心情一样冷了下去。

 

心脏沉甸甸的。

 

如果可以的话,江波涛觉得就此离开可能会更好,可是只要周泽楷一天还在需要他,他就不可能撂开手。

 

糊涂,长痛不如短痛啊。

 

江波涛又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压制住了理智。而在遇见周泽楷之后,这样看似失常的事,江波涛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江波涛主动切断了电源。

 

如果能一直这样睡下去就好了。

 

一片黑暗中,江波涛沉睡时的呼吸变得断断续续的,有如残烛,忽明忽暗。

【TBC】

下篇                       

评论(33)
热度(56)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