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AU〗殊途同归(7)

cp:江周

人工智能江x平面模特周


前情请看这边 ε==(づ′▽`)づ 1     2     3     4     5     6


>>>>>>>>>>>>>>>>>>>>>>

周泽楷解下通讯器,沉默地将它收到大衣外侧的口袋里。

 

想了想,还是把它又装进内衬口袋。

 

不仅仅是因为这样更能掩人耳目,还因为这里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他换上自己的常服,把广告服装妥帖地叠好,放在更衣室的椅子上。

 

向外探出头,四下看了看,大家好像都在忙自己的事,再没什么人注意自己。

 

周泽楷悄悄去找了总负责人告了退,然后离开摄影棚登上飞行器。

 

总感觉头比平常还重……

 

太阳晒得很,周泽楷将一只手遮住眼睛,他的手指修长白皙,透过外面的日光看,是一种趋近透明的肤质。

 

周泽楷将手放远了一点,端详着它的每一条曲线,看着自己的每一根指甲,都是被江波涛修剪得整整齐齐的。

 

——这也是,曾经被江波涛夸奖过的手。

 

手再顺着向下,脖子上围着的围巾是江波涛挑的,他说小周你穿这个颜色最好看。

 

大衣是周泽楷从衣柜拿出来的,他俩很有默契地选中了同一件外套。

 

也是江波涛说,自己身上这种面料的裤子既修身又舒适,不会勒得自己难受。

 

周泽楷低头,把半张脸埋进围巾,上面有干净的洗洁剂的味道,还有在阳光下晒过之后的气息。

 

——但是,没有江波涛的味道。

 

虽然现在自己浑身上下的改变都是江波涛的意思,但是江波涛永远也不可能从屏幕里面走出来,和自己拥抱,享受两个人彼此沾染上对方的颜色的感觉。

 

万一有一天他消失了呢?

 

万一……某天早上通讯器就坏掉了呢?就像之前的那一台一样。

 

机器也是有寿命的,有时候甚至比人的寿命还要短暂许多。

 

如果真的是那样,除了周泽楷没有人还会记得他。

 

况且喜新厌旧也是不可避免的,周泽楷还能记得他多少年?

 

十年?二十年?

 

记忆消退,本来是人类进化出来忘记给自己带来伤痛的功能。可是,再美好再珍贵的记忆,也会随着年月过去幻化成风。

 

周泽楷把衣服整理好,确认自己不会被风吹到着凉,发动了飞行器。

 

临走之前,将发凉的屏幕沉默着贴上自己的脸。

 

11月了,不再是二人相遇的盛夏,这样的冰凉与环境格格不入。

 

但是周泽楷觉得很安心,如果要他就这样用体温把它温暖起来,他也是很愿意的。

 

很愿意。

 

 

 

 

 

——人要学着和自己和解。

 

周泽楷记得妈妈曾经这样说过。

 

但是真的很难。周泽楷这样想着,将脖子也缩进被子,呆呆地看着床头柜。

 

周泽楷只是话少,又不是双商低,怎么会看不出来江波涛情绪不太对劲。

 

虽然一回家就打开了通讯器,但是江波涛说了一句程序性的问候之后,就再也没怎么跟周泽楷聊过天了。

 

还是那些工作性的对白,叫我吃饭也好,告诉我衣服收好了也罢……这都不是我想听的。周泽楷这样想着。

 

人真的是很贪心的动物,对方抛出一节橄榄枝,马上就希望能结成挚友。再之后,就想要更多的目光,更紧密的肢体接触。

 

然后现在,连语言也不满足起来。

 

周泽楷觉得事情错在自己,自然也会很坦诚地向江波涛道歉,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片黑暗中,他小声地自言自语:“江…”

 

“小周?你渴了吗?我来给你倒水。”江波涛过了这半日似乎情绪已经回转过来,又回到以往的默默守护角色。

 

周泽楷摇摇头,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小周是想对我说点什么吧?”屏幕里江波涛穿着居家服,坐在一把靠椅上。

 

周泽楷又点点头。

 

江波涛终于笑了,“小周想和好吗?”

 

周泽楷诚恳的点头,但是脸上写满了不解。

 

江波涛的食指叩着桌面,他露出的笑容有点深不可测:“我能看出来,是因为小周刚刚在黑暗里,一直用为难的眼神看着我啊。”

 

江波涛又叹了口气:“小周,我不是对你说过,只是待机不影响我观察外界吗。你这么疏于防备,我真担心——”

 

我真担心,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该怎么照顾好自己。

 

周泽楷倒是没有注意到江波涛心里所想,光是他发现自己一直盯着他这一点就已经够他尴尬的了。

 

周泽楷脸皮薄,江波涛也是知道的,他笑了笑,“别在意早上的事,我也没往心里去,忘了它吧。”

 

周泽楷在高兴之余,也为自己没能主动道歉感到遗憾。他一向是这么个性子,不会因为别人评价他的好坏而改变自己做人的准则,是自己不对就该主动道歉,周泽楷没有半分介意。


但是现在说对不起之类的话未免太破坏气氛,他也只得应了,在心里又对江波涛愧疚几分。

 

一则弹窗跳出来,江波涛扫了一眼,有些惊讶。

 

屏幕上写着“江波涛生日,还有一天。”

 

那是那天听说江波涛第一次获得意识是在11月11号那天,周泽楷亲手添加到日历里的。

 

“明天就到了。”周泽楷说。

 

其实周泽楷并不是看见这条提示才记起来的,他对江波涛的生日比对自己的上心多了。一到了11月,首先就在心里盘算着该送点什么。

 

吃穿用度江波涛一样也不需要,周泽楷很为难。

 

但是说到心意,度娘很诚恳地回答他:做巧克力吧,不容易出错。

 

用通讯器搜索任何东西都会被江波涛知道,自己的家用电脑和笔记本也都与江波涛的意识连上线了,周泽楷的心思在家里完全无处可藏。


所以周泽楷一边用公司的电脑问度娘,一边还得考虑自己外出不易,该用什么借口才能将巧克力原料带进来而不被江波涛发觉。

 

——给人惊喜好难啊。

 

周泽楷用指尖穿过发梢,生平第一次这样想。这当然是因为江波涛是他第一次主动想给他惊喜的人,为此当红模特就算费点脑筋也算值得。

 

嗯……勉强算是费“点”脑筋吧。

 

清晨的空气有点凉凉的,本来这个点起床只会让人感到困倦,但是为了悄悄准备礼物还不被发现,他只能一大早爬起来捣鼓这些黑巧克力、牛奶和黄油。

 

被擦洗得一尘不染的地板上,周泽楷很迷茫地端着一锅“巧克力”。

 

如果这种油水分离的黑色粘稠物也算的话。

 

奇怪了……不是这样做的吗?周泽楷皱着眉头,看了看时钟,已经早上7点了,再过一会江波涛就会叫他起床了,到时候什么惊喜都没了。

 

想到这一锅莫名其妙的料理也会被看见,周泽楷觉得特别难为情,又很不甘心。

 

江波涛一向擅长各式各样的料理,这也不是周泽楷的错,一个是万用资料库具备的人工智能,一个是20年来没怎么下过厨的料理新手,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是周泽楷不是会找借口的人,自己在这个方面做得不够好,他就会想办法努力。

 

——恋爱,尤其是暗恋,就好像一面放大自身缺点的镜子。

 

好像在哪里看见过这句话,周泽楷现在深以为然。

 

总觉得最近自己的脸都没有以前顺眼了,周泽楷一边忧心忡忡地等着巧克力在冰箱冷却,一边期待着它们能duang地一下从油水分离状变成商店里面能买到的丝滑香浓巧克力。

 

“小周,该醒醒了。嗯?”没等巧克力冷却好,江波涛就已经自动转醒了,现下正在找不在卧室的周泽楷。

 

“在这里。”周泽楷走进卧室。

 

“早安,今天起的好早。”江波涛说,“我去做早饭,小周先歇着。”说完就要连线家务机器人。

 

“呃……”周泽楷知道家务机器人的视角是和江波涛共享的,他要做饭的话马上就会发现藏在冰箱里的巧克力和…被自己弄得乱糟糟的厨房。

 

周泽楷想了想,“想吃外卖。”

 

江波涛下意识就皱起了眉毛:“小周觉得我做的饭不好吃了?”

 

“不是!”周泽楷连忙摇头否认,出门在外的时候不能开机已经让两人之间产生了不愉快,周泽楷无论如何也不想让江波涛再一次感到难过。

 

“小周,你最近一直很反常,今天尤其不对劲。”被江波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的周泽楷心脏跳的好快。

 

砰砰,砰砰。

 

“只可惜,”江波涛忍俊不禁,“你刚刚进门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厨房里面乱糟糟的。看起来明明是个乖孩子,怎么这么调皮捣蛋。”

 

“没……”周泽楷无奈。

 

“加热之后满屋子都是甜香,做了巧克力是吗?……送给谁的?”江波涛有点犹豫,那天自己说周泽楷有喜欢的人了,他居然也没有否认就睡了。

 

江波涛知道答案可能很刺耳,但是他还是想听。

 

爱情真是盲目。

 

“你。”周泽楷知道瞒不住了,只好全盘托出。

 

“我?送给我?”

 

周泽楷垂着视线点点头。

 

江波涛轻笑,“那我更要看看你的心意长什么样了。”

 

在看见一团团黑色不明物的时候,江波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负面情绪。

 

“上次购物让我订几盒巧克力,又信誓旦旦说不会胖,原来是这个意思。”

 

“嗯……”居家采购这些事一向是由江波涛管理,周泽楷一时间想插手也会显得突兀,只好借他之手卖原料,想想也让周泽楷感到惭愧。


一直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被江波涛宠坏了,以至于太养尊处优?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清楚,但是你也知道这巧克力有分友情巧克力和爱情巧克力吧?”


“嗯。”周泽楷迟疑着回答,总感觉踩到了什么不得了的陷阱。


“这样说来,小周你送给我的,究竟是哪一种呢?”江波涛笑着,但是眼睛里的探查意味一目了然。


“……”周泽楷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在心里慢慢组织着语言,几句话删了又改。


好在江波涛本来就没指望他回答什么。


最近接二连三发生了很多事,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证明自己在周泽楷心里的存在感,自己作为他的通讯器,老是考虑这些事的确是有些失职。


他咳了咳,换了个话题接着往下说。


“小周,你隔水加热了吗?”

 

“嗯!”周泽楷照着度娘教的方法做的,所以更加迷茫自己错在哪里。

 

“很好,但是不能持续加热。之所以不持续加热,是因为水温过高会导致融化的巧克力油水分离。这样出来的成品质地比较粗糙,也没有光泽感。”

 

听了这话,周泽楷一下子蔫了,像只霜打的企鹅一样。

 

江波涛宠溺地笑着,宽慰他说:“但是无论是用料还是裱花都很棒,火候要慢慢学。”

 

周泽楷看了看江波涛,好像若有所思似的点点头,“好。”

 

他安静地看着盘子里的巧克力,“明年做更好的。”

 

江波涛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这样的承诺,微微怔神。

 

——可惜我等不到了。

 

就像在引证江波涛的心理活动一般,屏幕开始一明一暗,好像只接触不良的灯泡。

 

“小江……?”周泽楷不解,但是看见江波涛明显虚弱下去的脸时,他吓了一跳。

 

屏幕里的江波涛仿佛溺水一般,脸色苍白,触不到的冷汗悬在他的额头上,沾湿了褐发。


他看起来那么痛苦,以至于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平常经常勾起的嘴角现在不停地颤抖。嘴唇上连一丝颜色都没有,喉结上下滚动着,像是在挣扎着汲取氧气。

 

周泽楷的手指不停地划过江波涛的脸,好像这样就能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一点。

 

——好像这样就能触碰到他,亲手环绕住他减轻他的痛苦一般。

 

奇怪,我的手好冷,为什么在发抖,我……

 

“小江?!”周泽楷冰凉的指尖颤颤巍巍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起外套向门外冲去。

 

不能告诉其他人,但是一开始通讯商城的售货员肯定知道些什么。

 

而且,她到底是如何得到试验中的通讯器这一点,也是时候问问看了。

 

眼神一旦变得深邃,就显露出他鲜少示人的压迫感来。


周泽楷披上大衣,后摆被深秋的冷风吹得猎猎作响。


【TBC】

下篇

霜打的企鹅是我的手癌但是想想看觉得好萌就保存下来了!


伴侣之间是要互相扶持的,我周虽然在我眼里怎么样都可爱有时候让人觉得很可爱,但是说到底还是一个成年男性,我并不希望我的小周是一个柔弱到处处依赖小江的人。我希望他俩就像双壁,合在一起光彩照人,但是分开来看也是非常美好的个体。


评论(11)
热度(62)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