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你们这边的吸血鬼为什么还看BL黄书啊!

吸血鬼江x祭司周

 

阿飘长这样
  

>>>>>>>>>>>>>>>>>>>>>>>>>>>> 

 

CHAPTER 1

 

周泽楷绕着一幢长满了青苔的古堡转了一圈。

 

看了看手上的泛黄的羊皮书地图,他确定目的地就是这里了。

 

周泽楷从白袍里掏出两把左轮防身,没有挖地道埋伏,耿直地一手撑着自己从窗子上一跃而入。

 

“呜……?”

 

然后也就很耿直的被埋伏在窗下的吸血鬼捂住了嘴。

 

“嘘……别叫出来,阿飘们都还在睡觉呢。”

 

说话声温温柔柔有种魅力,作为一个声控的祭司,周泽楷不禁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好香的味道,你是人类吗?”背后的那位蹭了蹭他白皙的脖颈,有什么尖尖的带着体温的东西抵上他的皮肤。

 

——是吸血鬼!

 

即使被抢占了先机,周泽楷也没有被打乱步伐,静待时机准备反扑。

隐藏在洁白袖口下的左轮被主教镀过圣光,对隐藏在暗处的吸血鬼来说有致命一击的作用。

 

“哈罗,我是江波涛,这个城堡的主人,就像你猜到的那样,是个吸血鬼。”他双臂限制住周泽楷的行动,“这个见面礼,我就收下咯!”

 

眼疾手快地将周泽楷右手的枪夺走。

 

——可惜,我是双枪流!

 

周泽楷回身一个肘击逃开江波涛的钳制,扶住左手枪身“碰”地开了一枪。

 

“嘶——”江波涛躲避及时,即使被誉为枪王的周泽楷瞄准,也并没有被一枪毙命。

 

不过胳膊还是中了枪,暗红色的血液流下来,不同于人类的颜色里,有甘美的气息涌出来。

 

并不是血腥味,果真是异类。

 

没想到对面的男人并没有恼羞成怒,一手轻轻捂了伤口,还是好整以暇看着他。

 

两人正僵持着,这时候,一群圆滚滚的阿飘飘了过来,白白的脑袋上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啊!是白雪公主!”其中一个高个子看着周泽楷惊叹,“好白,浑身都是白色的!”

 

“笨啦!”另外一个胖胖的用圆滚滚的身子撞了它一下,“白雪公主是皮肤白不是衣服白!”

 

“可是他的皮肤也很白啊!”

 

胖子阿飘语塞,又撞了它一下:“就你话多!”

 

“你们这些不识货的男人!”有个女声发话了,“他是祭司啊!”

 

“哎哎——!!!快跑啊!”

 

阿飘们手忙脚乱地四下逃窜,为这个爆炸性消息惊慌不已。

 

江波涛一只一只按住他们,“好啦,他不会伤害你们的,对吧小周?”

 

周泽楷微微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江波涛顺势安慰着幽灵们:“你看他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吸血鬼。

 

周泽楷突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自报家门。

 

那么面前的男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呢?

 

“为什么知道……”他又将枪端起来,作出一种戒备的姿态。

 

阿飘们又尖叫起来,都哭着躲到江波涛身后去了。

 

“谁不知道,荣耀国东南分教大祭司,惯用双枪,英俊非凡。”江波涛笑了,“周泽楷对吧,我叫你小周,行吗?”

 

叫都叫过了才问,先斩后奏。

 

周泽楷不吭声。

 

“祭司就是神父对吧?”有个矮个子阿飘怯生生地。

 

“对!”江波涛说。

 

“那!他是书上说的那种要被‘吃掉’的神父吗!”女孩子阿飘说。

 

“应该是吧。”江波涛回答。

 

“那那那他是要跟小江做那种事吗……!”

 

阿飘们一起尖叫起来,白色的脸上染上些绯红色。

 

“对哦!吸血鬼和神父是官配啊!”江波涛笑着,眼神往周泽楷看过来。

 

周泽楷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江波涛的身上并没有敌意,再加上被这种幼儿园大家族的气氛感染,枪口慢慢放低了。

 

江波涛借机跟他谈判,“不如小周今天就住在这里吧?”

 

开什么玩笑,我奉冯主教之命前来清剿东南地区的吸血鬼,怎么能和你们这些不洁之物住在一起……

 

“咕咕——”周泽楷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白雪公主肚子饿了!”高个子阿飘又叫起来。

 

“是禁欲神父啊!笨!”胖子撞他。

 

“禁欲是什么!?”

 

“禁欲是说……诶!小江你的手臂流血了!”

 

阿飘们都发现了江波涛的伤势,焦躁起来,围着他打转,不停地问原因。

 

“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江波涛温柔地说,走过来牵起周泽楷的手,“祭司客人饿了,大家先去厨房把我做的饭菜端出来如何?”

 

周泽楷不解,连挣扎和反抗都忘记了。

为什么要替我辩护呢?

 

这么多千年幽灵,即使是我,靠着一把枪也不可能打得过啊。

 

明明就可以一举把我拿下,然后吸干血丢掉的。

 

周泽楷感觉脸上热热的,相连的手那边,有脉搏的跳动感。

 

 

 

 

CHAPTER 2

 

明明仅仅以人血为食,江波涛却意外的准备了一大桌可口的正常饭菜,厨艺好到让周泽楷吃惊。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接受了他们的盛情,在阿飘们吵吵闹闹的声音里,微笑起来。

 

用完晚饭后,周泽楷洗漱完毕准备暂时在卧房歇息一宿。

高个子阿飘顶着被单:“公主殿下,我帮你把被单拿过来了!”

 

“不是……”周泽楷每次被叫白雪公主之类都非常窘迫。

 

“诶?这不是被单吗!我拿错了吗!”高个子看不见自己的头顶,扭着身子艰难地向上看,蠢萌的样子逗得周泽楷噗嗤一笑。


他接下阿飘递来的被单,铺好之后钻进被窝:“晚安。”


“还没晚安呢!我们要听小江讲睡前故事!”


其他阿飘陆陆续续从门口飘进来,围着周泽楷的床排成一圈。


“今天要和喜欢的祭祀客人一起听睡前故事!”


周泽楷作为高位神职人员,好久没有热热闹闹地围在一起,也没有被人这么单纯直白地说过喜欢。又是害羞,又是温暖。


“那么今天我们讲一本新的。”江波涛早就包扎好了伤口,走进来坐在房间的椅子上。


江波涛:“霸道吸血鬼攻和禁欲神父受。”


听得懂但是又听不懂……周泽楷想,这大概是吸血鬼和阿飘之间的暗号吧。


江波涛:“从前有个小神父,误入了大魔王吸血鬼的城堡。”


高个子阿飘:“你说为什么每个故事开头主角都要走到陌生建筑里啊。”


矮个子阿飘:“……作死?”


江波涛:“吸血鬼很生气,他说,为了补偿自己,神父必须做自己的压寨夫人。”


“神父是男人……”周泽楷举手。


“当然是男人!”小女孩阿飘开心地说。


“真爱不分是性别的!”高个子阿飘回头认真的教育周泽楷。


周泽楷:“哦……”


江波涛:“小神父不愿意,吸血鬼邪魅一笑把他压在了床上……你们谁没有年满一千岁?”


有几个阿飘颤颤巍巍举起了手。


江波涛:“自觉地捂住耳朵,少鬼不宜。”


“哦……”回答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失望。


江波涛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周泽楷:“他细细研磨着神父的薄唇,手指灵活地向下,来到神父的乳尖上。”


即使是从小成长于教堂不谙世事的周泽楷也猜到主人公们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手足无措满脸通红不敢看那个讲故事的吸血鬼。


“客人好像不喜欢这样的故事啊,”江波涛敏锐地观察到了他的变化,“今天晚上你们先睡吧。”


阿飘们不情不愿地离开了。


江波涛解下外衣搭在椅子上,朝床上的周泽楷走过来。


想到刚刚的故事,周泽楷心中警铃大响。


“干什么?”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像只受伤的小动物一般警惕性地退后,安抚地笑了笑:“这里是我的房间。”


周泽楷刚想下床离开,江波涛接着说:“其他房间都被阿飘占用了。”


江波涛:“外面荒郊野岭,睡着就会被吃掉。你为了清剿我们两天两夜没睡了,今天晚上不休息不行。”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吸血鬼,我理想的爱情是和我的专属神父一步步相知相爱,不会霸王硬上弓。”


周泽楷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为什么是神父?”


江波涛震惊,“你不知道?吸血鬼和神父是官配啊!”


江波涛:“官配你知道吗!就是注定要在一起的那种设定!”


周泽楷语塞,他觉得这很荒谬,但是他自己也没有证据证明世人不是这样判断的。


毕竟这是年轻的祭司大人第一次出远门征伐吸血鬼,在那之前,每天就是传教练武,连婚礼赐福都没主持过几回。


江波涛躺下来拉好被子对他说:“我从一千年以前开始就和这些阿飘们生活在一起了。”


江波涛:“每天我都给他们念吸血鬼和神父的恋爱故事,我一直相信官配是真的!”


周泽楷:“……”


江波涛:“你不相信吗!可是你看,我等了这么多年,你不是就在今天闯进来了吗!”


周泽楷想到自己跳窗进楼居然被抓了个正着:“为什么能预料?”


“我的直觉告诉我,今天,我的爱人将会从城堡东边的第二扇窗子前落下,跳到我的面前。”


周泽楷看了看江波涛的眼神,玩笑的意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严肃感。


“晚安。”没等他说什么,江波涛熄灭了台灯。





CHAPTER 3

 

“今天开始,能不能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生活起居呢?”

 

周泽楷一醒来听见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本来想向吸血鬼辞行的计划一下子变成了泡沫。

 

江波涛说:“你看,我的手被你打伤了,捕猎效率下降,这样一来我和阿飘们很快就会因为没有食物而饿死了。”

 

阿飘们根本不用吃东西好吗……

 

周泽楷摇摇头说:“不能杀人。”

 

“小周,你们对我们的误会很深啊。”江波涛严肃,“我们吸血鬼并不是只吸人血的,像我一样,大多是吸血鬼只用捕食小动物就行了的。”

 

真的吗?周泽楷半信半疑。

 

“官配在上!我这双牙从来没有碰过人血哦!”江波涛张开嘴,虎牙比人类尖利得多的口腔结构暴露在周泽楷面前。

 

他看着笑容温和的吸血鬼,像是受了蛊惑一般伸出手碰了碰他的獠牙。

 

江波涛仍是笑着,嗷呜一声将周泽楷的指尖含在了嘴里,却没有下口。

 

周泽楷本来很紧张自己的手指头,结果看他没有进食的举动,反而是用舌头时不时刮过自己的指尖,脸一下子红了。



 

以德报怨,以德更要报德。

 

因为自己打伤了江波涛却被他包庇,还吃了人家的食物用了人家的床,周泽楷决定先照顾江波涛一段时间。

 

没想到自己完全没有对江波涛的生活伸出援手的机会,反而是江波涛一直在照顾着他。

 

小江说不该熬夜,教会公文可以交给他来批改。

 

小江说天气冷了,厚实的大衣搁在我们房间的衣柜里。

 

小江说我该多出门走走,见识一下万千世界,当然,晚上要好好地回来。

 

周泽楷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他在自己心里从吸血鬼变成了小江。

 

有时候,他看向江波涛的时候,江波涛也在望着自己,周泽楷的心脏就像拨浪鼓一样飞快地跳动起来。

 

有时候江波涛没有看着他,他就会觉得很失落,心脏坠了个铅垂,沉甸甸的直往下掉。

 

又有点责怪自己,为什么要不自觉地望向那个人。

 

但是下一次,他又会忍不住向他投去视线。




 

转眼,周泽楷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有一个月。

 

几乎是每过几天,就会有一只猫头鹰过来送信。尽管自己每次都回复说没有关系,但是内陆那边果然还是骚乱起来了。

 

虽然相遇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但是周泽楷有他自己要背负的责任。

 

清剿吸血鬼什么的,祭司大人认为没有必要,因为江波涛并不是以人类为食,一个月以来他都只是以动物血液为食,还每次都不想让自己看见。

 

而且,如果真的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为什么没有吃掉自己呢?

 

想到这里,周泽楷的唇角微微翘起。

 

没想到,委婉地向江波涛表达了自己将要离开的想法之后,对方的脸一下子黑了下去。

 

“不能放你走。”

 

周泽楷不明白:“为什么?”

 

江波涛说:“你还欠我东西呢,小周。”

 

说着,轻轻把他推倒在床上。

 

路过的阿飘们悄悄把门掩上了。

 

“我都把心给你了,你却没把心给我,还想走,”江波涛直视他的眼睛,“这不公平,对吗?”

 

江波涛从暗红色的风衣里取出周泽楷的双枪,递给他。

 

“小周,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江波涛说,“我喜欢你,周泽楷。”


周泽楷的心里马上像是有千万个阿飘一起摇拨浪鼓一样,甜蜜地紧张起来。


他在周泽楷高挺的鼻梁上印下一吻,“虽然我一再暗示你,但是你好像都把它们当成玩笑。”


“并不是每一个祭司或者神父我都喜欢的。”这句话打消了周泽楷仅存的疑虑,“但是你我的相遇就好像命中注定一样。”


“每当我没有心理准备看见你的时候,就好像是……”江波涛微笑着低声喃喃,“就好像是春雷麻痹了我的心脏,转眼间它干涸的缝隙又被随即而来的雨填满了。”


“在这一千年里,我等你太久了。”


他细细抚摸着周泽楷光滑的面颊:“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有可能会被你讨厌。你如果不喜欢的话,武器在你手上,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他细细研磨着神父的薄唇,手指灵活地向下,来到神父的乳尖上。


这场景那样似曾相识,但是周泽楷满脑子晕晕乎乎的,根本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话。


至于那两把枪,周泽楷从头到尾都没有使用过它们。


给了一枪就赔上一辈子,要是再打两枪,三生三世都分不开了。





相恋之后,周泽楷有跟江波涛探讨过吸血鬼的特点。


周泽楷:“怕光?”


江波涛:“还好,作为宅男不喜欢外出而已。”


周泽楷:“怕大蒜?”


江波涛:“假的,不过我个人不太喜欢大蒜,不吃。”


周泽楷:“怕十字架?”


江波涛:“也是假的。镀不镀圣光都一样,子弹才是硬道理。”


周泽楷:“和神父官配?”


江波涛亲了亲周泽楷的唇角:“你说呢?”


【END】

评论(50)
热度(401)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