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AU〗殊途同归(8)

cp:江周

人工智能江x平面模特周

前情请看这边 ε==(づ′▽`)づ 1     2     3     4     5     6     7

>>>>>>>>>>>>>>>>>>>>

“欢迎光临,啊……你是那天的!”

 

周泽楷跑进店里的时候,正好是那天的营业员在值班。女孩子扎着高马尾,清理玻璃窗上的污迹。

 

营业员在围裙上擦干净手,“让你见笑了,我们这里服务员还得兼职保洁员呢,老板真黑心。”一边说着一边吐了吐舌头。

 

周泽楷喜欢自来熟的人,但是现在并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

 

“那次,通讯器……”他直视对方,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眼神波动。

 

这特殊通讯器召回事件本来就搅得满城风雨,周泽楷想,这个女孩不但说过江波涛“本不应该拿出来卖”,而且还提醒过他通讯器不稳定。

 

作为一个售货员来说,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迷雾重重,但是周泽楷找到了最关键的探照灯。

 

女孩子并不慌张,似乎早就聊到他会说起这件事。看了看四下无人注意,一把把他拉进了员工室。

 

她盛了杯水给周泽楷,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细细摩挲着茶杯,脸低垂着。

 

“能修吗?”

 

周泽楷将通讯器从怀里拿出来,放在桌面上。

 

女孩拿了起来,按下启动键。

 

江波涛虚弱地连开机问候都说不出口了,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扶住边框,闭着眼睛调整呼吸。

 

售货员端详着他,随意点点戳戳,叹了口气:“修不好了,他这是完全的电路老化,就像是人慢慢变老,之后就会死亡一样,没什么能延缓这种现象的发生。”

 

之后就会死亡。

 

 

——死亡。

 

周泽楷大脑一片空白。

 

“九月才……”

 

“我知道你是九月才买的,”女孩子打断他,“但是我也跟你讲过了,这只是实验用机器。更确切地来说,他是个残缺品。”

 

周泽楷额角一跳,显然是对对方这样的措辞感到不满。

 

女孩子又将江波涛关机了,“别生气,我说他是残缺品,并不是指他的人格有任何缺失,相反,他可能比将来发售的正式版还要像个真正的人类。”

 

女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压根就不是什么人工智能,他本来就是人类。”

 

周泽楷又被震住了,今天的对话对他来说信息量真大。

 

“他之所以会到这个通讯器里面呢,是因为那个公司洗掉了他以前的记忆,把他的思维方式抢走了,数据化了,导入了通讯器。”

 

“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为什么咯?想赚钱嘛,大家都对真人这种东西感兴趣,所以先弄来几个人类数据化一下,等研究好了人脑的运作方式,他们就能量产了。”

 

周泽楷一想到将来可能有千千万万个一模一样的江波涛在不同的人手腕上笑,就一阵难受。

 

女孩子看他一眼:“这件事肯定是犯法的,没有人想要自己被洗脑再数据化。至于他们是买卖人口了还是直接打晕抗走,就不在我的认知范围内了。”

 

周泽楷想到了什么:“身体呢?”

 

“别想了,从去年至今,都快一年了,难道还派专门的护工365天照顾这一批人?他们大脑里面都空了,完全没有意识,身体就这样腐烂掉被丢掉喂了野狗都说不定。”

 

周泽楷有点想吐。

 

“之后他们把原主的记忆清空,然后灌输了一些受人喜爱的性格元素进去。当然了,他们不可能制造一个完完整整的人格,如果他们真的能那么做,就不用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找样本了。”

 

“你这一台的属性是…温柔,活泼,小腹黑。他们把这些属性加进去,然后这个意识体开始以一种接近婴儿的形式生成了。接下来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培育他们,让他们的新人格自由生长起来。由于这些人都年轻力壮,性格再生迅速,很快性格就发展成了成年人等级。”

 

“再然后……我把其中一台偷了出来,别问我怎么做到的,我不会告诉你。”女孩笑起来唇边有两个酒窝。

 

“我当然不会是那种白做工的人,我这样费尽心思,是因为我哥哥也是受害者之一。我本来算好了会把哥哥带出来,没想到最后还是失手了。”女孩子往后靠了下,将全身力气托付给椅背,“……可见欲速而不达。”

 

“我错手拿到了他,却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当然是赶紧甩掉这个烫手山芋,免得受到追查咯。正好你进店来了,我就试试看卖给你了。”

 

“哎,你干什么这副表情看着我啦。要不是我,你们俩也不会相遇啊?看你把他宝贝的,现在心疼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刚想为自己辩解。

 

“别别别您可别否认了,我看人很准的,要不是看在你这么重视他,我把我这几年的研究心血都讲给你听?好了好了,我们呆在这里时间太长会被怀疑的,你出去吧。”

 

女孩子强调:“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我一直被他们盯着,只是没有证据抓我。你这要是过来,自己撞枪口上,到时候我俩一块背锅。”

 

周泽楷点点头。

 

他拿起通讯器,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还有多长时间?”

 

“你是说他?”女孩子难得沉默了,“……可能……不会太长了,最多一个月吧。”

 

——现在你越过度使用,他就会越早停止工作。

 

——当然了,就像电池电量一样,你就算一直不开机,迟早有一天还是会离你而去,不如好好共度几天好时光,总好过什么都没留下。

 

周泽楷一边回想着,一边就去了他们曾经走过的那些地方。

 

游乐场里,还是四处飘着零食的甜香。最开始给过周泽楷爱心气球的人已经不见了,现在只有几个鸭舌帽小哥发着冬季补习传单。

 

周泽楷想也没想就买了摩天轮的票。

 

天气很明显冷下来了,周泽楷向窗户上吹口气,白雾遮盖住他的视野。

 

“江   波   涛”

 

可是S市靠着海洋,即使是冬天,气温下降不大,再加上空气湿度常年偏高,这片雾没过几秒钟就消散了,周泽楷的字迹,一个也没留下。

 

摩天轮慢慢转到了顶点,在顶点接吻的情侣能一生一世在一起,但是不接吻的话会怎么样呢?

 

……

 

这没什么可难过的。

 

周泽楷下摩天轮的时候,有几个小孩子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他恍惚之间感觉好像见到过这样的场景。

 

江波涛说,我陪着你呢。

 

女孩子告诉他,最多一个月。

 

 

 

 

周泽楷舀着碗底的一点清汤,这家日料店拉面还是那么咸,又或者是自己真的像江波涛说的那样,饮食清淡受不了重口。

 

但是今天他胃口很好,完全不觉得难以忍受,将一碗拉面吃的干干净净,连汤底都舀着喝了。

 

碗底写着“谢谢惠顾”,有他喜欢的那种轻松熊图案。

 

冒冒失失撞到自己的服务员不在了,老板自己上任担任服务生,他经营这个店多年,手艺不错,一盘子日料端的四平八稳。

 

“11桌!”

 

“来嘞!”

 

店主是个很不错的人,有在附近地铁站卖唱的小文青进店,破木吉他说什么也不给放在地上,老板腾出来一个椅子给他专门摆着。

 

就算小文青看起来穷困潦倒,他心爱的木吉他摆在他身边,就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笑着喝着清酒,细细夹着他面前那份廉价刺身。

 

真好。

 

他就这样一个一个地,去遍了所有他们一起走过的地方。

 

回家的时候,天居然还没有黑。

 

周泽楷这才意识到,这一个多月里,自己划分给他一个人的时间有多么短暂。

 

都不到一天,双人世界就落幕了。

 

 

 

晚上,星空灯在天花板上闪烁出一片星海。

 

深蓝色的,浅蓝色的夜幕。

 

“夜空安静又美好,看着就能让人放松心情,小周觉得呢?”

 

我觉得,这句话形容你带给我的感觉比较好。

 

周泽楷翻了个身,打开通讯器,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连一分一秒都不愿意错过。

 

江波涛休息了大半天也恢复了精神:“小周?需要什么帮助吗?”

 

周泽楷到了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本来以为他既然曾经是个人类,自己主动说喜欢也不算太出格。

 

但是,被洗脑之后重建的人格,就算再怎么接近人类,也还是带上了机械化的烙印。

 

需要什么帮助?

 

每次开始时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固定的程序,固定的表情。

 

对于自己的心意,能指望他给出什么样的答案呢?

 

周泽楷没说话,刘海遮住眼睛,看不清表情。

 

江波涛问:“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难受了,大概是生病了?系统里还有这样的功能啊,真是不可思议。”

 

他越是这样反复提到“系统”“功能”这样的字眼,周泽楷就越发觉得烦闷绝望。

 

这没什么可难过的啊。

 

周泽楷还是这样对自己说,大家——我人生中遇见的每个人,都是来了又走。

 

他花了十多年时间才慢慢学会了接受别人的主动搭话,也接受他们的默然离去。

 

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又行不通了呢?

 

又回到那个脆弱的自己,好像你离开了,就……真的会支撑不住一样。

 

周泽楷冷静,聪明,在他的认知里,没有人能让他支撑不住。

 

“休息吧。”

 

“好的,晚安。要不要晚安吻?”江波涛已经开始笑的有点疲倦。

 

周泽楷主动把自己的唇递上去,隔着冰凉的屏幕,汲取对方的热度。

 

双唇分开的时候,江波涛还在愣着。


周泽楷关上星空灯。


天花板上没有牛郎织女星对望了。

 

睡梦中那个暴露出不安的灵魂,眼角划下一道流星,沁入枕巾。

 

【TBC】

评论(32)
热度(56)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