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江波涛生贺】家养异端,野生王道

江周,如有撞梗,滴滴打我。

 

>>>>>>>>>>>>>>>>>>>>>>>> 

 

自从上次在家门口看见那只爱吃鱼丸的狸猫,已经一个星期了。

 

那天周泽楷和人换班,一直工作到半夜才回到自己住的小公寓。本来准备把冰箱里剩下的关东煮全部煮了吃掉作为夜宵,却偶然发现一只小动物躺在公寓楼门口的树下面。

 

周泽楷看着它,对着自己的手心呼了口气,雾气在深冬的冰凉空气中氤氲开来,像是蒲公英的绒毛一般和微风跳起圆舞曲。

 

借着路灯暖黄色的光,周泽楷看清楚那是一只带着浑身猎豹斑纹的狸猫,它闭着眼睛,在灌木丛旁边斜卧,粉色的小尖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舔一下自己的鼻子。

 

周泽楷想了想,尽量轻手轻脚地从它的背后绕过去接近这只野生动物。

 

很好,没有被察觉。

 

再次试了试自己手心的温度,确定不会冻到狸猫,周泽楷慢慢伸出手去……

 

——被正好睁开眼转过视角的狸猫盯了个正着。

 

“……”周泽楷感觉好尴尬,进也不行退也不行,一般来讲狸猫遇见人类接近都会嗖嗖窜上树吧?胆子大一点的会露出利牙威胁着不准人类接近它的领地也说不定。

 

结果这一只就这样好整以暇静静躺着,只用一双猫眼一味紧追周泽楷静止不动的双手。目光好像还有点笑意?

 

周泽楷觉得,会这样想的自己一定是哪里不正常了。

 

一人一猫僵持了几分钟,周泽楷决定,敌不动我动,先出手总能占点优势。

 

然后狸猫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周泽楷抱在怀里了,完全没有挣扎。

 

这就让周泽楷很担心,作为一个有爱心的公民,以及一个猫控,周泽楷觉得怀里这一只肯定哪里受伤了。

 

他翻来覆去把它的四肢细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伤口或者骨折的痕迹。

 

也许是内伤,去医院检查检查?

 

但是现在夜色已深,当务之急是要把这只狸猫安顿好,它这样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万一被其他动物叼走了吃掉就太可怜了。

 

周泽楷艰难地组织着语言,要邀请一只狸猫去自己家住听起来非常的蠢,但是他觉得有必要咨询一下他的客人的意见。

 

“回家?”

 

狸猫又看了看周泽楷,露出了感兴趣的眼神,爪子蹭了蹭他的脸。

 

 

 

 

 

小小公寓里,一人一猫在小沙发上吃着夜宵。

 

虽然周泽楷不清楚狸猫能不能吃关东煮,不过狸猫一看见鱼丸,眼神就瞬间犀利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了鱼丸就吃进肚里,完全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我也不是专业兽医,说不定判断有失误吧。不过野生动物被抱走居然没反抗,怎么想都不符合常识……

 

周泽楷正想着,突然瞥见狸猫正在翻箱倒柜地检查他的橱柜,尾端带点蓝色的尾巴一摇一摆。

 

刚想制止它,就看见它用小爪子翻弄到了什么,底下脑袋叼起一筒面条向周泽楷走过来。

 

还想吃这个吗?胃口可真大。

 

周泽楷也不嫌麻烦,系起围裙动手煮面。狸猫先生盯着穿着围裙的周泽楷,眼睛都不带眨的,默默舔着爪子。

 

都不记得上一次自己动手煮面是什么时候了,最近点外卖或者吃速冻食品的次数太频繁了,对身体可不太好。

 

周泽楷把鸡蛋面端上桌,早上炖的排骨汤煮的银丝面在清汤中浮动,最顶上卧着一只黄澄澄的荷包蛋,周泽楷还特意加了些番茄丁和榨菜丝,这样配色看起来就有黄有红,味道咸鲜不腻。

 

没想到狸猫先生并不接受这份礼物,他看了看碗里的食物,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用粉红色的肉垫将小碗推给了周泽楷。

 

“不好……?”周泽楷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狸猫很无奈地甩着尾巴,再用爪子推了推筷子,示意周泽楷接住。

 

这是要我先吃?

 

周泽楷好像领悟了什么,拿起筷子尝了几口,味道还不错,榨菜丝清爽可口,番茄丁颜色鲜嫩,荷包蛋又一向是周泽楷最喜欢的。

 

这一番品味,难免就吃多了点,等周泽楷放下筷子,碗里只剩半碗面条,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抱歉。”周泽楷拿起碗,又盛满了递给狸猫先生。

 

狸猫依旧不接,还是不停催促他先吃。

 

周泽楷不解,悄悄从饭碗边缘望过去,狸猫一动不动盯着他的吃相,目光温柔,眼睛里好像沉淀着细碎的星辰。

 

一不小心和它的视线对上,周泽楷全身的血都在往脸上涌,措手不及差点把碗摔了。

 

所以这是在关心我夜宵吃关东煮不健康,催促我多吃点家常饭菜?

 

周泽楷感觉心脏一阵暖流涌动。这间一个人住稍显寂寞的公寓,此时因为多出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而变得温馨起来,灯光都变成暖暖的让人缱绻的颜色。

 

我们的家……

 

周泽楷抚摸着狸猫的脊背,听它舒服地咕噜咕噜。在沙发上睡着之前,他的脑海没头没脑地蹦出来这样一句话。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狸猫已经不在了,窗口被打开一条缝,它可能就是从这里溜走了吧。

 

——说到底还是野生狸猫呢。

 

身边的沙发上空荡荡的,周泽楷看着上面微微的凹陷,连一点体温也没有留下,不知怎么觉得很是寂寞。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

 

但是看到身上多出来的一条厚厚的毛毯的时候,他忍俊不禁地想到了狸猫先生费力地咬住这条毛毯,一路从卧室拽到客厅,再轻手轻脚把它放在自己身上生怕吵醒自己的样子。

 

周泽楷看了看窗外,天空明净得如同散尽雾气的湖面,太阳刚刚从青山后面转出,昨夜的繁星已经看不见。

 

但是看不见,并不代表他们不在你身边。

 

 

 

 

之后一连几天,周泽楷都会在树下面看见狸猫。

 

因为要上早班,周泽楷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把它接到家里来玩,所以他每天都在包里装上几只鱼丸,迎着晨曦下楼的时候,看见狸猫先生就喂给他吃。

 

尾巴顶端带点浅蓝的狸猫总是惬意地享用完,然后细心观察着他,周泽楷不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喜欢看着自己,即使只是一只狸猫,被视线盯住,周泽楷还是有些拘谨。

 

还有,狸猫先生很讨厌面包。

 

周泽楷第一次拿着餐包下楼的时候,狸猫少见的扑了过来,绕着周泽楷跑圈,一边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

 

“想吃……?”周泽楷猜测着它的意思,把面包递给它。

 

总觉得狸猫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无奈地叼起面包丢进了垃圾桶。

 

“早餐……”周泽楷满脸的委屈不解,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要空着肚子上班了吗。

 

狸猫看起来也有点消沉,不知道在想什么,敏捷的身影跑远了,从小区围栏一跃而下

 

当天晚上,周泽楷突然听见门口传来轻微的皮毛摩擦声,伴随着几声类似猫咪的叫声。

 

周泽楷打开门,狸猫先生叼着一袋鱼,还保持着用爪子挠门的姿势,结果门一下子从内部拉开,它以一种很蠢的姿势趴到了地上。

 

“噗。”周泽楷忍不住笑了出来。

 

狸猫没有生气,它仰起头示意周泽楷把鱼接下。周泽楷打开袋子一看,几条鱼都是家常用来做菜的鱼。

 

虽然收到了猫的报恩,周泽楷也很感谢它,但是它好像误以为自己也是吃生鱼的了吧,该怎么和它解释呢……

 

结果狸猫先生慢条斯理踱进了厨房,拍了拍锅,长长的尾巴一次次缠着周泽楷的腿又放开。

 

周泽楷被它的尾巴弄得小腿痒痒的,蹲下身安抚性摸了摸它的头。

 

结果那天晚上,周泽楷被这只狸猫缠着做了一大锅鱼汤,结果都进了自己的肚子,狸猫看起来对鱼突然完全没有了兴趣,却一直像前一次那样把碗推给周泽楷,而且大有一副你不吃我就不走的决心。

 

一旦周泽楷顺着他喝汤,它就舒舒服服地趴在他的腿上享受膝枕,猫眼一动不动盯着周泽楷因喝汤扬起的脖颈。

 

第二天早上,狸猫居然还在,不过似乎是出去玩了一晚上回来,毛发上沾着几片树叶,眼睛里透露出疲惫的气息。

 

他向周泽楷递过去一只包装得完完整整的三明治,就在周泽楷为了它新铺的地毯上睡了过去。

 

周泽楷打开盒子,三明治也是商店里会卖的那种有火腿片、鸡蛋和生菜的类型,拿来当作早晨比面包健康多了。

 

这样想着,周泽楷打开冰箱,里面一袋袋的减价面包居然都被扔掉了。

 

“……”

 

手上的三明治完全变成了不得不接受的礼物,狸猫先生虽然为猫很温和,而且与小区里其他的猫科动物相处融洽,还挺有几分领导者的样子。

 

但是对上自己的事,就总是强硬得很。

 

——该说不愧是野生狸猫吗?

 

周泽楷轻手轻脚把它抱起来,放进软绵绵的猫窝里,又给它留了很多好吃的。

 

他给狸猫先生购买的,无论是猫窝还是零食,都比他给自己买的还要优质。这对于一个初入社会的工薪阶层来说,并不是小开支。

 

但是周泽楷就是很愿意。

 

即使他知道,一只野生的猫科动物,永远也不会认为自己是他的主人。

 

 

 

 

“嗯……”周泽楷想了想,发现自己还真没有给他起过名字,不知道怎么称呼。

 

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搬走。”周泽楷认真地看着狸猫先生说。

 

虽然共同居住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是公司派他去一个外地的分公司上班,许诺给他销售总监的位置,周泽楷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只能暂时离开这片地方了。

 

多长时间?一个月?一年?

 

周泽楷不知道要多久,新公司运转不错的话,他很有可能不再回来了。

 

虽然总感觉很愧疚,但是周泽楷不想欺骗狸猫先生,他尽力表达他自己的想法,希望对方能听懂。

 

金色的猫眼暗淡下来了,总是摇摇晃晃的淡蓝色尾巴也垂了下去。

 

听懂了吗?

 

还没等周泽楷再次开口,狸猫带着复杂的感情瞥了他一眼,从没关严实的窗口一跃而下。

 

周泽楷担心地追过去看,夜幕里,一个敏捷的身影逃窜开。

 

草丛里传来狸猫受伤的呜咽声。

 

 

 

 

第二天早上,门铃响了。

 

“叮咚,叮咚。”

 

对方先开口说:“我是快递公司的,麻烦收一下包裹。”

 

周泽楷不解。

 

自己独居,行李不多,连搬家公司都没有请,为什么会有快递公司找上门来?

 

透过猫眼看过去,有个带着鸭舌帽的小哥站在门口端着一个纸盒,上面的确贴着快递单。

 

周泽楷把门打开。

 

对方说:“有一个姓江的先生给您寄了这个包裹,您请签字接收。”

 

姓江?

 

这也不是一个烂大街的姓氏,周泽楷想了想,好像不认识什么姓江的人。

 

但是快递员一再强调没有弄错,周泽楷看了看邮递信息,自己的公司电话住址一样不错。

 

总之先接下来吧,如果有人弄错了再还就是。

 

周泽楷签好字打开箱子,一只浑身雪白的猫钻了出来,乖乖地瞧着他。

 

诶?

 

它真可爱,很纯粹的白色毛发,眼睛有种属于海洋的蓝色。

 

这让周泽楷又想起来那只野生的狸猫,它的尾巴上也有这样的颜色。

 

可惜自己似乎是被讨厌了,从周泽楷说要搬走之后,狸猫先生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周泽楷说了句谢谢,快递员却并没有离开。

 

他摘下鸭舌帽,发尾有种熟悉的蓝色。

 

“你对所有的猫科动物都这样好吗,小周?”

 

“还是说,相比起我这种野生的,小周更喜欢它这种家养的?”

 

男人颇为吃醋地将他抵到了墙上,却还是单手捧住他的后脑勺,像是对待一件珍宝。

 

“狸猫?”周泽楷吃惊。

 

“暗恋的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我真是古往今来最没尊严的猫妖啊。”男子笑着。

 

“姓名江波涛,年龄四百岁,最喜欢的食物是周泽楷,喜欢的东西是周泽楷,最喜欢的人是周泽楷。”

 

江波涛:“现在最想做的事:亲吻周泽楷。”

 

江波涛:“猫妖能不能帮人实现愿望我不知道,但是能不能请小周帮我实现一下愿望呢?”

 

他还在用以往那种细细观察的,带着笑意的眼神看着周泽楷。

 

江波涛:“不说话等于默认。”

 

周泽楷还是抿着淡色的嘴唇。

 

江波涛又笑了:“那,我要开动咯?”

 

“……”

 

“真甜。”

 

——这个行动力,真不愧是野生狸猫。

 

 

 

“小周,今晚煮鱼汤?我来就好。”

 

“嗯。”

 

“小周,我不喜欢睡猫窝的,晚上我能去你床上挤挤吗?”

 

“……嗯。”

 

“小周,想问什么就问吧。”

 

“白猫去哪儿了?”

 

江波涛笑着剁掉了鱼头:“谁知道呢。”

 

【END】

 


评论(16)
热度(129)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