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AU〗殊途同归(9)

cp:江周

人工智能江x平面模特周

前情请看这边 ε==(づ′▽`)づ 1     2     3     4     5     6     7     8

>>>>>>>>>>>>>>>>>>>>>>>>>>

日复一日的,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今天是11月20号,入冬了,天气却很晴朗,有太阳照到的地方,小孩子的脸都暖洋洋的。

 

但是周泽楷,独自一人生活在雨季里。

 

这个城市里所有人,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人,都能在冬日的暖阳里迎来第二天。

 

周泽楷不敢去想自己和江波涛有没有明天。

 

每天早上,他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握住通讯器,冰凉的手指按住开机键。

 

乌黑的眼睛瞪着屏幕,眼睑不敢合上,满满氤氲出一些雾气。

 

“哈啊……”轻微的过呼吸声在卧室里游走,夹杂着心脏杂乱的砰砰声。

 

完了,完了!

 

这么长时间没有反应……是不是,撑不住了……

 

“小周?”江波涛的意识体慢慢走出,“你怎么了,眼睛下面都是青的。”

 

过了一两秒,江波涛看见周泽楷高耸的肩膀放松了,整个人都往下矮了一截。

 

看起来又脱力又疲倦。

 

周泽楷抬起头:“……什么?”

 

 

 

 

周泽楷发现自己的反应变得很迟缓,好像他等待江波涛的每一分每一秒那样迟缓。

 

只有他一个人的时间变得这么慢,这么煎熬。

 

有没有人考虑过我也很累呢。

 

小孩子在沙滩上抓住一把沙,静静看它从手上流走。

 

周泽楷也抓着一把沙,越握越紧,生怕下一秒手心就空了。

 

因为他们都说,你不抓住,沙子就会流走了。

 

但是,他们又说,你抓得越紧,沙子就流走得越快。

 

周泽楷很冷静,无论快慢,沙子都有流尽的一天,区别只是早晚。

 

他看了看镜子里自己发青的眼眶,往手上挤了些遮瑕霜掩饰住。

 

今天要参加活动,到场时间是八点整,穿灰色的风衣,配巴宝莉的围巾。下午还要去郊区的一个摄影棚,墨镜也装在包里了。

 

周泽楷脑子转得很快,但是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抗拒着自己活动,好像被灌了铅一样沉重。

 

 

他深呼吸,捂住眼睛,蹲下去把脸搁在手臂上。

 

巴宝莉的围巾也垂到地上,皱巴巴的,像是江波涛做的鬼脸。

 

周泽楷很冷静。

 

他不是对自己说谎。

 

 

 

 

小周,笨蛋。

 

江波涛轻轻在心底叹息一声。

 

就算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在休克过去的时候周泽楷去找了店家,回来之后就变成这样茶饭不思的消瘦样子,以他七窍玲珑心,怎么会猜不到是因为什么。

 

这不是间接给自己判了绝症吗?

 

但是江波涛一点也没感觉难过,他并不是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因此早就在心里做好了准备。

 

听说人在死亡之前会感觉很宁静,江波涛深以为然。

 

小周这样不擅长掩饰自己表情的性格,也很可爱。

 

希望以后有一个人,能像自己一样懂他,照顾他。

 

要记得他喜欢吃甜食,要记得他喜欢穿起来简单的衣服。

 

要时时刻刻提醒他,别忘记戴墨镜,别忘记换造型。

 

江波涛掰着指头一样一样算,没想到,自己和他在一起不过一个多月,却做了这么多事。

 

心情明明是很开心的,可是好像就是被什么攥着,欢快不起来。

 

江波涛用力牵起嘴角,唇边的肌肉有点酸痛。

 

趁周泽楷没看见,转过身,悄悄拭去睫毛上的湿气。

 

 

 

 

 

“小周,生日快乐!”

 

在这样暗沉沉的气氛下,两人居然迎来了在一起以来周泽楷的第一个生日。

 

江波涛强迫自己忽略掉周泽楷每次开机时掩饰不住的紧张和焦虑,微笑着对他说:“我给你定了生日蛋糕,是淡奶油的,但是还是不能多吃。还有些小菜,除了这之外小周还想要什么吗?”

 

“小江。”

 

周泽楷把因为害羞而垂下去的目光抬起来,重复了一遍:“小江陪我。”

 

江波涛愣了愣,笑道:“我现在不就在陪着你吗,你放心。”

 

周泽楷总觉得他明明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却一直躲躲闪闪,也只好缄默了。

 

“我有首歌唱给你听,作为给小周的礼物。”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江波涛说:“这首歌本来应该明天唱的,不过圣诞节也就一天了,我就现在唱给你听。”

 

周泽楷问:“那圣诞节……?”

 

“哈哈,现在唱了的话圣诞节唱什么呢,这的确是个问题。”

 

嘴上是这样说,但是江波涛还是很快找到了伴奏,他还是第一次在周泽楷面前唱歌,抓了抓褐色的头发,笑容有些腼腆。

 

“Every time we say goodbye  (每次我们说再见的时候) 


There's something breaking deep inside  (在内心深处就有一些事情被撕裂) 


I tried to hide my feelings to keep myself controlled  (我想收起我自己能够控制的感受) 


But somehow I can't deny what's deep inside my soul  (但是我不能否认那些深埋在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I've been always on the run  (我一直都在跑着) 


So many different places, having fun  (那么多不同的地方,多可笑) 


But like a river always knows just where to flow  (就像一条河总是知道自己将流向何方) 


Now that Decemer comes I feel like coming home  (现在冬天来了,我也该回家了) 


It's Christmas in my heart  (这是我心里的圣诞节) 


When I'm with you  (当我和你一起的时候) 


No matter where we are or what we do  (不管我们在哪里,我们做了什么) 

Tomorrow may be grey  (明天可能是灰色的) 


We may be torn apart  (我们可能要分离) 


But if you stay tonight  (但是如果你今晚留在这里) 


It's Christmas in my heart  (这就是我心里的圣诞节)

……”

 

周泽楷很认真地听着,他的英语谈不上非常出色,但是江波涛唱的,他都喜欢。

 

就连他声音里那些颤抖代表的含义,他好像也能明白。

 

一曲唱罢,两人相对无言。

 

“很好听。”

 

周泽楷先开口了,他开了投影模式,江波涛在屏幕上方的空气中成形。

 

周泽楷用指尖轻轻的戳着,像他们初遇时一样。

 

江波涛当然也记起来这一茬,这回他没有礼貌而生疏地表达自己的不满,而是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放纵了周泽楷这样小孩子气的行为。

 

“比我听过的都好听!”周泽楷试着加重了一点语气。

 

“好好好,我知道了,不枉费我用心良苦找这么个曲子。”

 

“辛苦你了。”

 

天花板上的星空投影,此时悠悠转到牛郎织女星的位置。

 

“相隔好远。”周泽楷说。

 

江波涛看了一会:“我觉得不远啊,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就算生离死别也不会分开。”

 

江波涛:“他们的爱永远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就算中间隔了无数个光年,下一次见面,依然能相拥彼此。”   

 

周泽楷没说话。

 

“明天,”周泽楷闭上眼睛,“去天文馆吧。”

 

既然属于我们的回忆太少,为什么不趁还有时间去创造回忆呢?

 

“……”江波涛说,“好。”

 

周泽楷好像已经习惯了晚安吻的设定,亲了亲屏幕就睡着了。

 

天空再没有迷雾遮挡,这一夜他睡的格外安心。

 

 

 

 

“小江……”周泽楷揉着眼睛按住启动键。

 

天文馆怎么去来着,记不起来了。

 

奇怪,笔记本电脑为什么是开着的,我最近有用过它吗?

 

周泽楷挣扎着爬起来去关屏幕。

 

屏幕上,有个word文档开着。

 

“我喜欢你。”

 

周泽楷不明白,去检查了一下门锁,也没有被撬动的痕迹。

 

手上的通讯器依然没有动静,微微发凉。

 

周泽楷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江?!”

 

 

 

明天可能是灰色的,

 

我们可能要分离。

 

但是如果你今晚留在这里,

 

这就是我心里的圣诞节。

 

 

 

 

出奇意料的,周泽楷并没有自己想象的悲痛欲绝。

 

小江说过,真心相爱的人,就算生离死别也不算是分开。

 

爱永远将我们联系在一起,下一次见面我们还能拥抱彼此,不是吗?

 

周泽楷觉得自己多了一种力量在支撑着自己,突然就变得坚强起来。

 

该一个人面对的事情,总要靠我自己扛起来,总是依靠小江怎么能行。

 

为了成为更好的人,今天依然要早早地到公司报道。

 

周泽楷拉开椅背坐下,在文档下另起一行,双手触碰上键盘。

 

“这还不够,我爱你。”

 

点击保存,并没有跳出来选择保存位置的对话框。

 

在搜索里面查找这个文档,发现它被保存在F盘一个文件夹里。

 

文件夹的名字叫做,“给周泽楷”。

 

里面放着很多照片,似乎都是江波涛拍下来的。

 

摩天轮转到顶端时明净的天空,猪骨拉面上浮动的香油,还有好多周泽楷睡着的时候的小抓拍。

 

每一幅照片里都有周泽楷的脸,有时候自己很满足地看着窗外,有时候自己一脸迫不及待看着拉面,更多的时间里,自己闭着眼睛,平稳的呼吸声好像要从照片里传出来。

 

没有一张照片里,自己认认真真看着江波涛本身。

 

周泽楷按住发红眼角,轻轻咳嗽了起来。

 

这篇文档的保存名字是……

 

“对不起,我是个懦夫”。

 

周泽楷愣住了,慢慢的,整个人蜷缩起来。

 

他抱住膝盖,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哭得声嘶力竭。

 

不是说好了要变坚强,要一个人好好地生活吗?

 

为什么还是被一句话戳得鲜血淋漓。

 

对不起,我也是个懦夫,我比你还没用,我甚至什么都没说出口。

 

我们都太胆小了。

 

 

 

今天是12月25日,是圣诞节的早上。

 

窗外很应景地下雪了,小孩子们戴起围巾手套,背着书包牵着爸爸妈妈的手。

 

周泽楷房间里剧烈的过呼吸声停了,他用冰水把自己红肿的眼眶敷好,把那个手腕式的通讯器系得紧紧的。

 

打开门,天地银装素裹,冰清玉洁地像个清冷的少女,寒风吹过来,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红扑扑的,眉眼弯弯。

 

遇见第一个公司员工的时候,周泽楷抬起头,有些犹豫地开口。

 

“哈罗,周泽楷。”

 

他腼腆地眨眨眼睛:“圣诞快乐。”

 

【TBC】

下一章

评论(5)
热度(40)
© 轩轩|Powered by LOFTER